「泳池中的無腳鳥」因肢體障礙自卑沉淪,登上帕運完成生命逆轉:只有坦然面對現在,才能創造未來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佛經上說世界上有一種無腳鳥,出生起就在空中飛翔,餓了在天上吃,困了在風裏睡,從不落地……

帕運賽場上有一個選手,也是只無腳鳥,不過他飛翔的地方不在空中,在水裏。

他叫陳亮達,19歲,2歲起為讓自己無腳的腿不再退化和哥哥一起到游泳池,遊過數不清的賽場,最後遊到帕運。

在泳池裏他找回了自信,也找到了一個又一個目標。

出生即失雙足,水中找到自我

「不知道為什麼,出生就這樣子,人家的膝蓋下是腿是腳,我只有膝蓋。」他邊自嘲的邊摸著。

因為爸媽忙著做生意,亮達從小和阿嬤生活,照顧他的飲食起居,為他的未來憂心忡忡。

按預想付出容易,按預想收穫卻很難,阿嬤的照料並沒能讓亮達的身體變得更好,因為少有運動,他的腿在不斷的萎縮。

住家邊沒有合適的運動器械,這讓阿嬤犯難,思來想去只有游泳最合適。

她找來亮達的表哥阿勇,讓他帶阿達去鳳山游泳池。雖然不能下地,可阿達和其他小孩子一樣,依舊調皮。

終於經不住表哥的誘惑下了水,抓著池邊像螃蟹,左右橫移,不亦樂乎。

可玩水不等於游泳,池邊橫移也不是運動,為讓他能用腿而不是手,表哥給他套上手臂圈,讓他漂出去,因為手臂要負責保持平衡,腿自然也動起來。

剛開始他很難協調控制,手不動就要下沉,腿不動就要嗆水,他聽了表哥的話去協調,但很吃力,可他卻不想上岸,好像這裏才屬於他。

終於他掌握了實現平衡的方法,最後筋疲力盡的躺在水中睡著。

「我童年的絕大多數時間都在水中度過,可能是因為我喜歡水,也可能是因為別人看不到我的腿。」

懼怕旁人目光,水中尋求平衡

因為幾乎沒有接觸過家人以外同齡人,國小前的阿達天然的自信,現在迎接他的則是人為的自卑。

「以前只知道不同,但沒有感受,現在有了感受,就感傷為什麼會不同。」

他不想讓老師、同學看到自己膝蓋以下的部分,即便他坐著輪椅,即便所有人都知道。

「可能是避免我尷尬,那時老師從不找我回答,我也很配合的低著頭,同學們有時會找我玩,但幾次推辭他們也很知趣。」

「我不喜歡人群,特別是聚集的人群,除非看不出我的不同。」

開始每逢週末,阿達會和表哥到泳池,後來不僅是週末「我在遠離人群的地方,那裏有2米深,我的膝蓋下只有深藍。」

「現在來看自卑是自己親手塑造的,因為我並沒真切的感受到惡意,可就是會那樣想。」

「運動的好處在於可以排解壓抑,它還有另一個好處,是能讓水下的部分更加模糊。」

可能是因為同情,也可能是單純的專業影響,梁國禎發現了他,成了他的啟蒙教練。

教他水中保持平衡,也教他與大家訓練時心理平衡。

他掌握了所有的泳姿,在測試時引人注目,不是因為他的堅強,而是因為他的緩慢……

緩慢的出發、浮起、前進、折返,因為有了他大家有了喘息的時間。

「在水裏沒想到也能和岸上一樣,被注目。」教練看出他的心事,卻沒因此照顧他,不僅如此還讓他去參加比賽。

4分鐘的黑暗與選擇,《2分20秒》的自卑與超越

「當時很難理解為什麼要這樣,現在明白,自卑不到盡頭就永遠沒有回轉的一刻。」

50公尺的泳道,對手跳下去遊了10幾公尺,他卻還沒浮起來,最後用了4分鐘才到對面。

「爸爸媽媽大哭著加油,旁邊的觀眾有說有笑,選手們抱著肩等我,幸好臉上有水,可以讓人看不到眼淚。」

再次見到教練,他說想要放棄,教練卻說「今天不是你最想要逃避的麼,他們看到了你的缺陷、你泳技的拙劣,你也成了談資,還有比這更令你難過的麼?」

最後他選擇留下,心裏也留下一道疤。

他沒日沒夜的訓練,泳技一點一滴的提高,再次參賽時他已是隊內數一數二的好手。

「當時大腦裏只有四個字『捲土重來』」,經歷4分鐘的黑暗後,他用兩年去準備,這一次他獲得了曾經對手們的待遇。

領獎時被問到願望,可並不像大家想像的那麼遠大「用獎金買摩托車給阿嬤,讓她照顧我省些力。」

在之後的兩年中,他一共拿到5面獎牌、16張獎狀和足以買摩托車的獎金。

如果說壞事可以成為談資,那好事肯定也可以,果不其然林立找上他,他的故事就這樣被拍成電影——《2分20秒》。

講他在泳池裏和岸上的經歷,講他的自卑與堅持,也講他曾經無法超越的自己。

這一次他又被眾人關注,但沒有被笑談,而是被讚歎。

不過這次他不再分神,沒有沉浸在別人話語,他的眼中只有面前的水,就像無腳鳥眼裏的雲。

回到最初的起點,追逐無盡的目標

如果說自我超越就是阿達永恆的目標,那帕運就是實現這個目標最理想的舞台。

2021年夏,19歲的阿達初到帕運賽場,不同他人阿達未因對手強大而緊張,他知道自己的對手只有自己,其實一直以來也都是如此。

在400公尺自由式決賽中,他的成績是5分10秒,排名第8,可他未因無緣站頒獎台沮喪「成績比預賽好,我的目標已經實現。」

在別人的眼中他是個勵志人物,可在他看來自己只是回到原處,不再躲避別人的目光,不再只想將腿藏在水裏。

「如果說有什麼不一樣,那可能是多了一個又一個的目標。」

這些年他看到了許多自己很熟悉的事,只不過發生在別人身上。

「很感謝教練那時的堅持,讓我去承受難堪,也讓我能坦然面對那些我曾經的,和很多人現在的恐懼。」

如今的阿達依舊在泳道中追逐著目標,同時也在等待再次登上帕運的舞台。

逃避是人的天性,因為它沒有成本,面對則是人的自覺,因為它會有代價。

選一條讓情緒好過的路容易,選一條讓自己好過的路卻很難。

這可能就是阿達受人敬佩的緣由。

希望阿達的故事能給更多人收穫,特別是身處逆境中的人。

讓更多人能找到方向、目標、道路,再邁出艱難的第一步。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