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剩2腳趾能動」新竹口足畫家為人生添彩,畫到全身僵硬「我從沒放棄自己」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我想要畫的更漂亮,讓所有的人知道。」坐在輪椅上的她,一字一字吃力的說著。

她叫楊淑怡,今年41歲,出生時就罹患重度腦性麻痺,講話很吃力,雙手扭曲不能拿東西,雙腳不能站立,只剩兩只腳趾聽自己使喚……

可即便如此,她也沒有喪失生活的熱情,靠著對畫畫的熱衷和頑強的毅力,成為口足畫家,為人生塗上了美麗的色彩。

出生誤診罹患腦麻,畫畫燃起生命希望

看著女兒辛苦的樣子,媽媽葉冬梅心痛的說「淑怡做什麼都很辛苦……會這樣,都是醫生誤診害的。」

原來淑怡出生時黃疽過高,但醫生沒有建議換血,延誤治療最後導致腦細胞受損,患上重度腦麻。

女兒患病讓這個對未來充滿期待的家,瞬間墜入黑暗,為了給女兒治療,爸爸媽媽帶她跑遍各大醫院,直到醫生最後對他們說「你這個小孩子,說實在的吃什麼藥都沒有用。」

「雖然有腳,卻不能跑跳,有手,卻不能張握。為什麼我的孩子會這樣……」葉冬梅痛心的說。

因為腦麻,淑怡的四肢開始逐漸萎縮,爸爸媽媽看著日漸癱軟的女兒卻無能為力,直到某天在電視看到口足畫家陳美惠,才重新燃起希望。

「那時我們想或許可以透過學畫畫,延緩淑怡病情的發展。」他們找到了陳美惠,幾經拜訪,陳美惠看到了一家人的決心,便決定教小淑怡作畫。

由此便開始了長達6年,南北奔波的學藝之路。

6年間奔波學藝,24辦畫展享榮譽光環

談起楊淑怡,美惠老師得意的說「和我預測的一樣,淑怡是個有天分的孩子。」

知道淑怡家中並不寬裕,陳美惠主動提出免費教她作畫「不是為了錢,我是喜歡她,我看她有天份。」

從11歲起,她每週都會驅車從新竹趕往五十公里外的臺北,從此,楊家每週驅車從,拜師學藝,這一學,就是六年。

六年裏,淑怡一節課也沒落下,由於美惠老師聲帶受損無法言語,所有諄諄教誨,都要用腳一字一句寫給淑怡看。

果如美惠老師預測的一樣,淑怡展現出繪畫的驚人天分,水墨畫活靈活現,花兒小鳥在她筆下就像是有了生命一樣。

後來老師又鼓勵她參加畫展,拓展自己的眼界,先是在15歲那年參加國際口族畫會聯展,後又在24歲時,舉辦第一次個人畫展。

淑怡對生命充滿熱情和勇氣的故事震撼了很多人,在1995年和2003年她分別獲得「十大傑出金毅獎」和「身心障礙楷模金鷹獎」。

全身僵硬不停歇,用畫畫鼓勵更多人站起

榮譽帶來的巨大光環,只讓人們看到了榮耀,卻沒有讓人們看到這背後的艱辛坎坷。

說著容易做起來難,對於一般人來說,動動腳趾是不費吹灰之力的事情,但對腦麻患者而言卻要用盡全身氣力。

回憶起學藝的經歷,淑怡說「每次兩小時的課程結束,老師都會滿頭大汗、筋疲力盡。」

「這麼困難老師都沒有放棄我,我也不能放棄自己!」從老師身上學習到堅持的勇氣,拼命的練習,希望用一幅幅美麗的畫作證明自己。

一路走來淑怡共跟過三位老師,早期畫工筆山水,後來因為體力負荷太大改畫寫意、花卉「她經常一天畫七、八小時不肯歇手,以至於最後整個人都僵硬」楊媽媽看著女兒心疼的說。

現在淑怡每天在家還要畫畫4、5個小時,將畫作製成畫卡販售,可以用畫養活自己。「曾經我和爸爸都在為她以後的生計發愁,現在她能自食其力,真的很了不起」

在談到未來還有什麼打算時,她說「我希望自己能像美惠老師一樣,將這份愛傳承下去,讓更多身體有障礙的人,也能借由畫畫找到生命價值。」

老天剝奪了她行動的能力,她卻用僅剩的腳趾,描繪出生命的色彩。

靠堅強的意志和對生活的愛,找到了人生的出口。

也讓人們知道,只要不屈服於命運,終能實現自身價值,創造出無限可能。

原創內容,禁止轉載,違規轉載將追究所有權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

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