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是我家」生死線拉回病人,「後山天使」偏鄉行醫33年,為台奉獻一生入教材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他本是個美國人卻不辭辛苦在1961年來到台東縣,彼時的台灣正處在醫療史上的蠻荒年代,看到民眾的疾苦,他放棄了非洲醫療宣教的打算,留在了台灣,一過就是60年。

他就是被稱為後山天使的譚維義,因為為台貢獻突出他在1994年獲得紫色大綬景星勳章,在2011年獲得外僑永久居留證,走後更是被寫入國語教材。

「台灣是我的家……」如今已92歲的他依舊在為台灣的醫療進步努力,四處奔走宣傳「偏鄉醫療」

乘風破浪到台東,為建醫院四處奔走

1961年原本一心想赴非洲醫療宣教的美國醫師譚維義,在因緣際會下,乘風破浪地舉家搭船來到台東,由此便開啟了他長達33年的宣教醫療旅程。

那時太懂的醫療資源匱乏,他和妻子就在東海岸進行醫療服務,病人得知消息都來看病,排隊直到傍晚,如今許多老一輩台東人,可能都對阿斗仔醫師、護理師有印象。

在台東行醫一段時間後,他發現只有醫生是不夠的,還需要有醫療資源。1名肝膿瘍的阿美族病人情況危急送進台東醫院,但當時卻沒有外科醫師能進行手術治療……

這讓他決心返美,募款為台東人興建台東基督教醫院。

1966年,譚維義與妻子寫出上百封信件向北美教會與親友募款,當他返台時總計募得7萬美金。

但興建醫院總經費需8萬美金,所幸最後商人朋友維克多•瓦曆斯帝捐贈1萬1千元美金,補足了缺口,醫師同學還贈予300箱當時雖舊但完好的醫療設備。

終於在1969年,台東基督教醫院正式落成。

半夜出發治病人,善良無私陷貧困

雖然有了醫院但的工作並沒有因此輕鬆,因為沒有電梯,他經常需要和護理師2人用擔架扛著病人上二樓治療。

也曾半夜接起電話,走過醫院前方的玉米田出發治療病人,在民眾負擔不起醫療費用時,他們就努力減少開銷,盡全力治療貧困的病人……

在1957至1966年,台灣爆發大規模小兒麻痹病情,每年有400至700名病例,年平均死亡數達到225人。

當時台灣自身醫療水準不足,擁有較先進技術的屏東基督教醫院,成為台灣南部的醫療重鎮。從1963年起,譚維義開始至屏基支援開刀,此外還到台東的「成功診所」駐診。

當時台灣藥品缺乏,且居民普遍窮困,為讓更多民眾可以活的治療機會,他常自掏腰包代付醫藥費或購買藥物,也讓自己生活在貧困中。

當年台東尚未完全開發周遭常有毒蛇出沒攻擊人類,但因沒有血清無法救治,在研究中他發明「火星塞療法」利用火星塞發電讓毒液蛋白自然破壞。

一位被診斷有自體免疫性疾病的患者,左腿麻痹,他採用民俗療法,活捉四處可見的蜜蜂,讓蜜蜂螫叮病人麻痹處,讓自身免疫系統會因蜂毒侵入而抵抗蜂毒,最終治好疾病。

缺醫護24小時待診,積勞成疾患肺結核

醫院因地處偏僻,所以難招募到醫療人員,譚維義就一人包辦該院所有外科手術,幾乎24小時待診。

每天唯一的娛樂就是妻子做三明治中午送到醫院給他,兩人再到附近休息或潛水片刻。

僅在1970年1年中,僅是小兒痳痹開刀手術就已超過三百起,若計入其他外科手術,平均每天開刀超過一起。

因長期工作積勞成疾,1972年譚維義被診斷出感染肺結核需要停止工作一個月治療,可當時的他正在為醫師荒而煩惱,幸好另一個美國醫師蘇輔道主動致信和他聯繫,才讓他能得以喘息治療。

到了1980年代東基的在經營上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彼時的院長呂立漢認為只付出不求回報的經營方式,將醫院當成教會,讓醫院財務面臨危機,推動醫院加入勞保醫療給付。

可譚維義認為申請給付的手續太繁瑣,還會導致病人流失,遲遲不願加入,因此1991年時呂立漢等13名主管先後辭職。

為了爭取支持他說服傅約翰牧師,在偏遠的台東縣卑南鄉檳榔村設立了「阿尼色弗小兒麻痹之家」由譚維義為小兒麻痹孩童醫療,傅約翰負責照顧孩童的生活起居,直到退休。

奉獻一生獲頒勳章,90歲依舊為台灣服務

1994年為台奉獻33年的譚維義獲頒紫色大綬景星勳章,他也是第1位獲得此勳章的外國人。

後來他與夫人譚秀麗獲得了外僑永久居留證,退休後的他雖然不再執刀但依舊在台灣傳教「台灣是我的第二個故鄉。」

2009年夫人中風後,他一直陪在身邊照顧直到去年離世,返美期間他常在華人機構分享台灣經驗並宣揚福音,還在台灣的各大醫療院所演講偏鄉醫療,並邀請醫師前往東部服務。

譚維義的故事還曾被編撰入小學4年級的教科書中,他也常到全台各國小與師生互動,分享生命教育。

2020年他在小兒子Billy陪同下重返台東,特別經歷14天的居家檢疫,他特別讚揚台灣人有防疫觀念「比起不愛戴口罩的美國人,好太多了。」

為了紀念愛妻,譚維義與CURE International設立「秀麗微笑基金」,要幫助那些因唇顎裂而無法微笑的孩童。

「他與夫人支持唇部手術逾12年,希望自己上天堂時,也能遇見因這筆基金改善生活展顏微笑的兒童。」

「台灣是我的家,會繼續在台灣分享基督的愛,分享偏鄉醫療的重要,但他也鼓勵台灣人走出國際,為全球需要幫助的人貢獻一份心力。」

60年前他捨棄了安逸舒適的生活,懷揣著善與奉獻的精神來到台灣。

用一生的時間去走這條無比艱辛的路。

他曾被視為是一個外國人,可在他的心裏早已將自己當作台灣的一員。

他為台灣民眾的努力、辛勞和因此獲得的榮譽就是最好的見證。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