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回被放棄的孩子」台北叛逆少年反饋社會,創逆風劇團助問題少年走出歧途「我要把他們找回來」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如果要我簡單形容自己的過去,只有8個字『年少無知、叛逆輕狂』」回憶起過去他的臉上有些懊悔,但晃眼間又恢復正常「好在浪子回頭了。」

他叫成瑋盛,今年22歲,曾經是一位壞事做盡的幫派少年,可如今卻成立「逆風劇團」,讓同樣誤入歧途的孩子,找到家的溫暖,重拾人生理想。

聊到社團時他充滿激情「雖然我們是一個劇團,但我們是一個很大的幫派,一個只做好事的幫派」。

父母管教嚴,卻讓他成為高風險少年

成瑋盛的爸媽都是公務員,對他管教非常嚴格,這也讓他失去了很多自由。

在國中時他十分叛逆,到處爭強鬥狠「有任何事就是用拳頭去解決,我把學校最囂張的人打一頓,地板上的血我都會把它拍起來,當作自己的戰績,現在回去看,我真的是有夠變態的!」

偷東西更是家常便飯,看到有人機車鑰匙沒拔,他就直接騎走了……

後來他乾脆自己成立幫派,由於常在社區鬧事,被列為高風險少年。

因為經常在校內外鬧事,國一開始他就是少輔組輔導的常客,到高一時他創建一個粉絲團「山城十八少」專門嗆學長、打架。

一次他們一票人放火燒公廁,被少年隊盯上,找到學校。「我們被叫到訓導處一字排開,整個人被壓在牆上,員警在我們手上蓋章,還威脅說,如果以後敢再搗亂,就把我們抓去關。」

那一刻他真的感到害怕,手指上的章好像是一個洗刷不掉的印記,大家都認為你沒救了,所以我的心情很低落」。

真正讓他震撼的是社區裏的一位大姊頭「很多人崇拜她,但因毒品被抓,她寧死都不要被關,後來竟在地檢署結束生命……」

慘痛閱歷中反思自我,逆風鐵三角創立劇團

這兩次經歷深深的觸動著他的內心,讓他開始走的路和未來。

在少輔組的社工的輔導下,他開始慢慢認識自己,瞭解自己到底要什麼。

在他思考未來人生方向時,剛好高中戲劇社在招募人「學姊和我說,如果要參加,就一起完成一齣舞台劇。」

在高二那年,成瑋盛和戲劇社的夥伴在「全國青少年戲劇節」演了這齣戲,最後當他站在舞台上謝幕,心中充滿感動。

這也讓他萌生了創立劇團的想法「如果那些跟我混過的朋友都能跟我一起做這件事,我相信會讓他們的人生有很大轉變。」

2015年18歲的成瑋盛找了兩位曾跟他一起混過的好友陳韋志和邱奕醇,創辦「逆風劇團」,他後來還考上文化大學戲劇系。

「韋志是我從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我們一起學壞過,也一起改變,後來他考上社福系,往社工方向發展,找他是希望把戲劇和社福結合」。

邱奕醇則是他們當中混得最大尾的人,但在劇團中可扮演大哥角色,陪伴與帶領這些青少年一起成長。成瑋盛形容他們3人是逆風的「鐵三角」,缺一不可。

說服問題少年加入劇團,卻被偷1000元

劇團雖然創立,另一個問題卻擺在了他們的面前,那就是到哪里去找那些「生毛帶角」孩子加入社團。

「我和他們說,他們就會問『在幫派混得好好的,加入劇團要幹嘛?』」面對這些孩子,他仿佛又看到了曾經的自己,但這一次他決定伏下心,和他們好好談。

「我會和他們說,我們都是一群不完美的人,但我會陪伴你們去完成一件美好的事。」

正因為過去曾壞過,成瑋盛將這段生命歷程視為養分,讓他得以在陪伴這些孩子的過程中,以朋友身分跟他們對話,讓逆風劇團有了家的歸屬感。

因為常年在外面偷拐搶騙或耍狠,進到逆風時,他們也難免把壞習慣帶進來。

一次劇團講師費少1000元,怎麼說都沒人承認,他無奈只好搜身「當1000元由孩子的口袋掉出來時,我的心都碎了」。

他掙扎著是不是要把孩子送警局,但擔心前邊的努力白費,只好讓他退團「但我沒有放棄他,而是讓他以打工方式來劇團幫忙」,後來孩子改掉偷竊習慣,逆風也重新接納他。

訓練半年終於登上舞台,劇團中感受家的溫暖

雖然劇團步入正軌,但想要帶著他們站上舞台,卻也是困難重重,因為他們對戲劇完全是零基礎。

團員們有的沒有耐性,也是走走留留,可瑋盛卻沒有因此放棄,他對孩子們說「只要你們願意走得回來,我一定帶著你們站上舞台,完成舞台劇。」

一路上溝溝坎坎的訓練、排練,最後用了半年時間,他終於將這群孩子推上舞台「他們看到這麼大的舞台,最後站上舞台謝幕,這感動是很難以去形容的,就好像我17歲那年一樣。」

深知每個逆風少年都渴望一個健全的家,不只進行訓練,他還努力讓逆風劇團有家的味道,孩子們早上到學校上學,要跟劇團通報,每天晚上他們也會一起煮晚餐,大家一起吃飯。

「你要講一個地方是家,那其實講得很芭樂,可是當這個地方真的有家的機能,有家的感覺之後,大家都會覺得他是有歸屬感的。」

今年「逆風劇團」在台北市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他為團員們提供了枕頭、棉被和盥洗用具,讓沒有地方去的青少年,不用去投靠幫派,可以到劇團來過夜。

拍戲之餘充當青少年調解員,給迷途孩子最大的陪伴

除了排演戲劇,為了讓更多迷途的孩子能不受傷害,劇團還設立青少年調解場,做幫派衝突的調解人。

「以前有衝突,大家都各抄家夥,現在我們會在第一現場處理,最高宗旨就是不讓孩子受傷。」

獲得了孩子們的信任,他們會把武器統統交出來「他們知道我會保證他們的安全」瑋盛激動的說。

在瑋盛的數年來的堅持下,已經有很多誤入歧途的孩子被找回來。

20歲的團員「老虎」是現在是一名加油站員工,他說「我以前混幫派,都是去販毒、圍事,來這做了什麼改變?就不會去做犯法的事,反而去回饋社會。」

去年「逆風劇團」在台灣戲曲中心舉行首次售票公演,舞台劇《青春日記簿》講述了安置機構裏的年輕人的故事。為了逼真,他找來吸過毒的人現身說法;碰到打架戲,就請混過幫派的人來指導……

「這齣舞台劇是我編的,我把之前看到聽到的故事都編進劇本裏,希望藉由這齣戲讓觀眾瞭解孩子們變壞的背後原因,期盼外界用更多同理心來看待這群孩子。」

長時間的朝夕相處,讓成瑋盛和團員們有了親人般的情感「每當看到這群孩子,就像看到當年的自己,和他們一起生活,就像坐雲霄飛車,表現好就很開心,如果犯錯又很難過。」

在談到未來的願望是他說「希望能給他們夢想和最大最大的陪伴。」

曾經爭強鬥狠、被社會拋棄的問題少年,不僅走出歧途還轉過頭幫助和自己一樣的人。

讓這群問題少年重新感受到家的溫暖,重新拾起生命的希望。

或許本來就沒有一個人是不可救藥的,他們需要的只是一個機會,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而他就是那個陪伴著他們,一起實現夢想的人。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