驗屍臺上見到父親,昔日高雄叛逆少年感恩命運,伴失智母過好餘生「這一次爸爸教會了我」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從人定勝天到相信天命不可違的人生路

「在40歲以前,我相信人定勝天;但現在我只想謙卑、感恩的過好每一天……」

他叫楊敏升,今年51歲,是一位法醫,職業生涯的2年來,他經手過國華空難、921震災等大型災難,也鑒識了清華大學研究生王水情殺案等多件震驚社會的刑案,最後更是寫成《拼圖者的生命觀察》,訴說著自己看到的世間百態。

從曾經的叛逆少年,到後來信自己不信天數的全能法醫,再到今天學會珍惜生命的每一天,以謙卑的姿態應對,這一切都和她的父親相關。

年少輕狂頂撞父親,成為最難管的「犯人」

楊敏升因為高中聯考失利,楊爸爸要楊敏升先選個離家近的五專「窩著」,好好準備重考。

可沒想到他一進了五專,生活如魚得水,第二年就不顧父親指令,故意「忘了」去重考。

「我記得那天回到家,看到我爸拿著棍子在門口等,原來是成績單寄到家裏,這是他第一次揍我,還罰跪。」

年少輕狂的楊敏升不守校規、頂撞父母、還經常和朋友混在一起做傻事,一時讓爸爸很是頭疼。

「我爸曾經跟朋友說,這輩子他教化犯人無數,卻有個『犯人』他真是沒辦法,就是我,他的兒子。」

因為從小缺少父親的陪伴,他曾經很討厭爸爸「他照顧犯人的時間,比照顧我們還多,幾乎都不在家。那時我告訴自己,以後絕對不要像我爸一樣。」

不信鬼神人定勝天,卻驗屍臺見到父親

直到後來他走上父親曾經走過的路,瞭解了父親工作的艱辛,這一切才有所改觀。

多年來,從法醫到遺體修復,楊敏升抱著「不信鬼神只信緣分」的心情面對每一具大體。

就在他體悟著每一個生命的涵義時,沒想到同樣的事會落在自己父親的身上……

楊敏升的父親楊定衛從監所教誨師的工作退休後第二天,就又跑回監所當志工,想教化受刑人的心意從來不變。

可就是這位被譽為「永遠的監獄教誨師」,卻在退休享清福的時候不幸遭遇車禍。

「卻萬萬沒有想到,有一天,躺在冰冷臺子上的是自己的父親。」

儘管年少輕狂,但在父親驟然去世的這一刻,父子情結卻化為濃濃的想念和反思。

「父子相處50年,到底是長還是短?我覺得好短啊!和家人相處,只有當下,才是唯一可以把握的真實。如果你慢慢懂這個意思,你就會更珍惜身邊的人、事物。」

父親驟逝,讓原本意志堅強、篤信只要想做就做得到、人定勝天的楊敏升,突然發現,其實有很多事情「不是想要怎樣就能怎樣。」

喪父悲痛讓他感受無常,學會以謙卑方式生活

在為父親驗屍時,他就站在學弟的身旁「學弟開腸剖肚,我不動聲色在旁邊看,幫忙翻大體,」

楊敏升描述著為父親勘查死因的過程……「後來要進行遺體修復,本來我想要親手為父親縫補,學生趕過來阻止我,『老師,不行啦,哪有人自己縫自己爸爸的。』我這才作罷。」

整個驗屍程式結束,他躲到角落發洩,大哭了一場……

除了悲痛在心頭纏繞,他對自己職業的看法也發生了變化,曾經的他總是停不下來、不斷在「發現問題」和「追尋答案」的道路上疾行。

除了為許多因為各種原因失去原本面貌的大體,重塑生前樣貌,還要讓家屬得以從傷痛中走出來。

「這是父親曾經以身體力行教我但我卻一直無法領悟的東西,只不過沒想到他會用這樣的方式教給我……」

從那時開始,他不再篤定自己,轉而選擇以一種更加謙卑的方式感受生活。

為顧失智媽媽陪伴身旁,曆遍人生懂得感恩命運

媽媽失智後,為了更好的承擔照顧責任,同時又不讓母親離開熟悉的環境,他選擇住在離母親30公尺的周邊,只要回到家,就會和媽媽答嘴鼓。

一應一答之間,他抱著和媽媽相處「過一天賺一天」的心態。

從前楊敏升看到媽媽總是手持三柱清香拜拜「那時覺得老人家滿無聊的,命運應該掌握在自己手上啊,為何要去謝天謝地謝神明呢?」

「慢慢走到中年的分水嶺,經歷了家人過世、朋友分離,還有一些不如意,當法醫也看過太多人生故事之後,我才發現,我媽媽是對的。」

慢慢的他也開始懂得體會,因為要謝的人太多了,只能感謝老天爺賜給我這麼多貴人和家人朋友。

「是爸爸讓我變得更謙卑、更感恩。」

曾經年少輕狂對父親的勸導置若罔聞的他,在父親離世後感受到生命的厚重感。

也讓他明白珍惜、感恩的過好每一天,人生才最有意義。

人生的際遇有時就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發生轉折,讓人被浸入痛苦。

但它也會為我們打開一扇窗,讓我們用不一樣的視角去看待自己。

為人生找到更加豐富的定義。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