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門關前走一遭」台灣婚禮花藝師轉做喪禮設計,15年設計千場告別式「希望家屬能抹去眼淚,笑著道別」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如果生命走到盡頭,你會選擇用什麼方式跟親朋好友說再見?」曾與死神擦肩而過的她,時常會思考這個問題,如今她已有了自己答案。

她叫翁采宜,是臺灣首位將花藝設計帶入喪禮的花藝師,如今已設計過超上千場告別式,而讓她走上這條路的,是15年的一場重病。

鬼門關前走一遭,婚禮花藝師做喪禮設計

那是一個冬天,天氣又冷又陰,她到基隆嫂嫂的早餐店幫忙「周圍環境讓我不舒服,只好忍住不適騎車回家。」

回到家就感覺腳麻「浮浮的好像踩不到地板」,媽媽急忙帶她到醫院檢查,醫生卻說看不出來有問題,只讓她回家好好休息。

沒想到第二天,她竟無法動彈,腳底的麻一路竄到下巴,連話都說不清楚「媽媽把我送到臺北的醫院,才檢查出來是脊椎細菌感染,需要全身換血漿……」

現在的她還會時常想起剛發病時,家人哭泣的樣子。

「他們說我的病容看起來很可怕,還怕我就這樣走了,其實他們都不知道,我其實很樂觀,如果真的走了,我也沒有任何遺憾。」

獲得第二次生命,她對生命有了全新的認識,也讓從婚禮花藝師轉成喪禮花藝師。「因為往生者的家屬更需要情感上的關懷。」

讀懂往生者的需要,讓再見更有溫度

「殯葬業雖然服務往生者,但比起婚禮佈置,是個充滿人性的地方,我們必須面對家屬的情緒與要求。」

因為做這份工作,她的個性變得比以前更柔軟、圓融,會看人臉色,還能讀懂往生者的需要。

「我要做的就是為祂們設計一場『有溫度』的告別式,讓他們能好好說再見。」

在經歷了那次重病後,她對告別式的觀點產生了變化,認為告別式中不應只有痛苦和悲傷,而應該充滿祝福,祝福往生者,也祝福家屬往前走。

為了把告別式變成一個「笑著道別」的場合,她會去請家屬她往生者的故事、願望或喜好,然後用花藝、道具,營造出一個專屬的氛圍。

為了讓每個告別式都有個性,她使用電腦設計繪圖,還會配合音響、燈光營造氣氛,讓告別式脫離客制化,呈現每個人的一生。

告別式變成迪士尼,給媽媽帶來最後的安慰

「我曾幫朋友的妹妹佈置告別式,這是我第一次實現往生者家屬笑著道別的願望。」

這個妹妹在花漾年華時確診癌症,因為心疼妹妹這輩子可能無法結婚,擔心她會有遺憾,所以她和朋友就一起幫妹妹穿上婚紗,還拉家人一起拍全家福。

18歲那年妹妹過世,翁采宜把她的告別式佈置成狄斯奈樂園「因為我知道她很喜歡,也讓整個告別式變得很歡樂,親朋好友哭完就笑著拍照留念。」

還有一位小女孩,生前是亞洲杯青少年花式溜冰冠軍,14歲時確診癌症「她上過幾次電視,我知道她很努力抗癌,所以在做告別式的時候,那心情很難以言喻。」

在和小女孩的媽媽討論告別式要怎麼佈置的時候,他們遲遲無法定案,想了很多設計,但都不是最完美的樣子。

「我懂媽媽的心情難過心痛,便陪著她一次一次修改,直到她突然沉默一陣子,再次開口的時候,她很肯定說出女兒最想要的設計,Tiffany經典藍色、有彩虹、有氣球……」

如果不說,看起來像個嘉年華「這突如其來的靈感,或許也是孩子給媽媽的安慰吧。」

15年設計上千場告別式,一張照片洞悉逝者心意

這15年來,她做了上千場告別式,各式各樣的人都碰過。有的家屬會握著她的手,給他一個擁抱,有的會和她一起哭泣……

「我覺得自己盡力佈置告別式能給家屬寬慰,而他們也感覺到了,對我來說意義非凡。」

為了最大可能的滿足家屬和往生者的要求,她每次接到案子都會要來往生者的照片,在親友沒有概念時,從中找到靈感。

當被問到為何會這樣設計時,她笑說「或許也是往生者冥冥中告訴我,祂們想要什麼吧!所以幾乎案子都會圓滿結束。」

設計過這麼多場告別式後,翁采宜愈發的認識到自己這項工作的價值,相比之前自己做婚禮規劃,喪禮規劃的意義更加厚重。

「這是人生這段旅程的最終站,你想要用什麼樣的方式跟親友告別,或許這個問題值得深思!」

而現在她有了自己的答案,那就是微笑著、祝福著,說出再見。

面對死亡對人來說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可正是因為不容易才更加重要。

出於對「死亡」的忌諱,很多人會去選擇回避,最後反而只剩悲傷和遺憾。

而她要做的就是讓生命的盡頭發出最後的亮光,給家人留下美好的回憶與祝福。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