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歲高齡還在行善,高雄阿伯退伍做志工,陪伴孤老25年「我一輩子只做兩件事,第一件是精忠報國,第二件是服務他人」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一位年過耄耋的老人能做些什麼?可能有人給出的答案會是在病榻上,度完最後的殘生。可這位老人卻給出了令人震驚的答案——奉獻社會,背後的原因更是讓人感動。下麵讓我們一起認識這位有著傳奇一生的老人吧。

他叫鄭學錦,今年94歲,軍旅的生活將他的人生劃分為兩段,而這兩段人生都有一個共同的主題,那就是奉獻。

難適應退休生活,志工開啟人生下半場

1990年鄭阿伯從軍隊退伍,結束自己的戎馬生涯,可退休的生活並沒讓他感受到舒適,反而很不適應,原來從小熱心助人的他,在奉獻中才能體會到成就感。

「退休後沒了工作,不能發揮自己的價值,感覺很沒用。」後來一則招募廣告讓他重新找到幫助別人的機會,也找到人生的新方向。

彼時,高雄榮總剛開院,公開招募有熱忱的志工,這立刻點燃了鄭阿伯的熱情,他打趣的說「在家裏吃飽也是沒事,不如就去當志工吧。」

沒想到的是,這一做就是25年,在榮總當志工的年月,他在幫助別人中找到快樂和成就。

當別人問道為何年紀這樣大還在幫助別人,阿伯認真的說「因為我相信幫助別人,當自己在需要幫助時,一定也會有人能伸出援手。」

如今阿伯雖已因身體原因,離開榮總志工隊伍,但依舊時時牽掛,懷念著當初幫助他人的日子,以至於每次談到都眼睛發亮。

25年服務2萬小時,髒累工作毫不在意

「每天都去,下雨颳風都去,因為很多人需要幫忙」這是鄭阿伯對志工生活的總結。在25年的時間裏,他累計服務多達2萬469小時。

最初阿伯做的工作是在抽血檢驗站那邊,幫忙病患收取尿液糞便,看似簡單的工作,在當時並沒有人願意做「覺得很髒,一些志工不想要接觸。」可阿伯卻絲毫不在意。

後來在和志工夥伴們下鄉走訪時,他遇到了很多比自己年紀更大,行動不便的長者,他就主動申請,每天騎機車去探望,提供生活上的照顧。

因為個性和藹、善良,阿伯獲得志工夥伴們和受助者的愛戴,成為大家口中的「不老騎士」。

回憶起最初阿伯來到榮總時的樣子,工作人員笑說「起初大家以為是要尋求服務諮詢,後來才知道,原來是要做志工,我們都很吃驚。」

隨著阿伯的年紀越來越大,又長期騎機車奔波,他的膝關節開始退化,正因如此他不得不離開榮總。但身體上的障礙,並未阻擋他助人的腳步。

不騎車可以用走的,陪伴老人彌補心中遺憾

「不能騎機車,我可以用走的」這就是阿伯的回答。

離開榮總後,他來到華山基金會,每天一大早就起床,靠著輔助器,一步一步行走,當第一個報到的志工。

阿伯在華山基金會的工作,是陪伴孤老度過餘生,因為個性樂觀,他總是將歡樂帶給身邊的人,幾句話就讓被衰老、病痛折磨的老人露出笑顏。

但人們並不知道,讓阿伯這樣耐心的陪伴、照顧老人的,是一個藏在心中多年的遺憾。

年輕時他隻身一人來到臺灣,此後就在未見過親人,後面再聯繫才知道親人都已過世。

為了彌補,他將華山基金會的長者都當成親生父母親陪伴、照顧,儘管自己可能跟眼前的長輩相差不了幾歲。

不只在生活上照顧,阿伯還想方設法透過文藝活動,豐富長者的精神世界,因為有著強大的感染力的嗓音,他經常為長者們唱歌,用歌聲將長者帶出悲觀的情緒,積極面對自己的人生。

人老心不老,樂活精神感動眾人

「人老、心不老」是鄭阿伯的座右銘,憑藉著這樣的精神,他將正向力量傳遞給身邊的所有人。

隨著年紀越來越大,阿伯的體力不斷下降,當志工缺席的次數和時間也逐漸增加。

不讓基金會的工作人員為自己擔心,他從不和別人說身體不舒服的事,阿伯也到了需要人照顧的年紀。

雖然不能再做志工,阿伯也時常會在女兒的陪伴下回到基金會,探望工作人員和長者,用樂觀去鼓勵大家積極的工作和生活。

回顧鄭阿伯的一生,上半場獻給軍旅,下半場奉獻給社會,正如他自己所說「我一輩子只做兩件事,第一件事是精忠報國,第二件事是志在服務」

服務他人的熱心、樂觀的精神、曾經的遺憾,讓阿伯在退休後毅然走上助人的道路。

用身體力行、關心的話語和美麗的歌聲,鼓勵著身處困境的人們,積極面對生活。

直至94歲高齡,依舊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

因為他知道,只有我為人人,才有人人為我。

願鄭阿伯的故事能被更多人看見,讓他的善心、奉獻、樂活精神被傳遞。

讓我們的社會如大家庭一般,充滿溫暖。

原創內容,禁止轉載,違規轉載將追究所有權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

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