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優變自閉,嘉義慈父辭職辛苦拉拔自閉兒,耗出世界冠軍:我願意一直牽他的手,直到他不讓我牽為止……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我希望他一定是一個很傑出的人,所以我就把我最愛的名字送給他……」

44嵗的「蔡傑爸」蔡昭偉訴說著這些年和兒子的往事。「我小時候很崇拜王傑的,所以就給自己取藝名叫蔡傑,後來有了兒子就把這個名字送給了他」

在兒子出世前,蔡爸爸看遍資優教育書籍,一度希望蔡傑能三歲學會微積分,四歲跳級到小學,五歲會六國語言……

在夫妻兩人的期待中,阿傑來到了這個世界,可他直到兩歲多,連爸爸媽媽都不會叫。

兒患重度自閉,辭職做全職爸爸照顧

覺察不對的蔡昭偉帶著兒子到醫院檢查,確診阿傑是「重度自閉症」與「重度智能不足」,這個殘酷的事實將蔡爸爸的夢擊打的粉碎。

「別說是資優生了,孩子將來可能連照顧自己都會很吃力。」

為了讓孩子能夠恢復,爸爸帶著阿傑跑遍了周邊醫院,但答復都是一致的「孩子很難恢復,長大後可能只能去療養院……」

眼看治療無望的蔡爸陷入了沉思,最後他決定獨自扛起照顧兒子的責任。

「自己的孩子當然要自己帶,我不會讓父母主導,也不想讓太太受委屈,所有責任我來承受。」

他辭去工作當起全職爸爸,那年他30歲,阿傑3歲8個月。

「本以為看過很多教育書籍,照顧起來會得心應手,沒想到書裏的方法完全無效……」

自閉兒會有固定儀式,很難去接納外界的影響「他會撞牆,在地上打滾,脫衣服脫褲子,他會讓你非常難堪,你想改變他就會跟你拼命……」

人多的地方會有人圍觀,還會指指點點,所以在帶孩子外出時蔡爸會儘量選擇人少的地方「這樣他再鬧脾氣我可以跟他耗,久了他就知道這對我沒有效果……」

在陪伴孩子一段時間後,他發現阿傑做什麼都沒定性,所以只能像操作魁儡抓他的手,一個接一個動作的教。

雖然每天都很非常疲憊,但蔡爸爸並未因此失掉耐心,還是一點一滴的做著。

意外發現訓練妙法,帶兒做極限運動

一次蔡爸爸帶蔡傑到泳池玩水,他驚訝的發現在水中兒子可以有更多的專注力。

「在陸地上跟他好好講一句話很困難,他不會理你,一句話沒講完就跑掉了;但是在水裏面不一樣,因為腳踩不到地板,只能好好抱著我」。

這是因為危險的環境會激發人的求生本能,就算是自閉兒也是如此。

得到了啟發的蔡爸爸想到極限運動能激發人的求生本能,可以用來訓練孩子的專注力。

「從4歲起先是帶著他去學直排輪,後來有帶他去學獨輪車。」

學車時阿傑很害怕,為了讓兒子克服恐懼提起興趣,缺少運動天賦的蔡昭偉自己去摸索嘗試,在摔幾個禮拜後終於學會,看著爸爸能騎他便也吵著要學。

極限運動那麼難,自閉兒怎麼學得會?外界對蔡爸爸充滿質疑,但他卻自豪的說自己比專業教練還厲害「要讓孩子學會就要去牽他的手,你願意牽一次兩次,一百兩百次,一天兩天,你能牽一年兩年,三年你還願意牽嗎?」

「我可以,而且已經牽了十幾年了,我很願意用我的生命去跟他耗,我願意牽到他不讓我牽為止……」

說到這蔡爸爸的眼中亮晶晶的,散發著堅毅而有自信的光。

培養孩子參賽,特奧會勇奪冠軍

為能培養孩子的運動能力,六年級時他開始教兒子互動運動,訓練他打網球。

「最初我要做的就是不斷撿球、發球,因為他根本接不到……」

他就這樣和兒子耗,從兩年後阿傑第一次打到求,到現在已經能和他打十幾回合。

國中畢業後,蔡傑進入嘉義特殊學校,老師發現他有特殊學生少有的運動能力,所以會積極幫他報名各種比賽。

「那時兒子只能和正常學生比賽,這對他很不公平,每次都會落敗……」

2019年,國際特殊奧運增加了網球融合雙打的專案,由一名智力障礙選手搭配一名非智力障礙選手參賽,相比之前公平許多。

學校幫阿傑聘請教練找來夥伴搭擋,結果橫掃全場,拿下特奧資格賽冠軍,取得奧運門票。

在奧運賽場上蔡傑打的很穩,最後拿下冠軍,看到兒子登上領獎台蔡爸爸激動的落下淚來。

「從小學、國中,他永遠都是最後一名,已經當到習慣,想不到第一屆特殊奧運網球賽可以反轉命運!」

付出終得回報,十幾年憤懣釋懷

回到學校後阿傑成為了同學們心目中的偶像,下課總會有一群孩子圍繞。因為擅長網球、獨輪車和蛇板經常會在學校的重要慶典上表演。

校長說「阿傑打破了一般人對自閉症兒童的刻板印象,變成一個人緣非常好的自閉症者,真的非常不簡單。」

可最令蔡爸爸感到欣喜的並非阿傑取得的成績,而是他病情的改觀,醫生告訴他阿傑的自閉症從重度進步到中度。

「像猴子的行為慢慢減少,人類的行為愈來愈多,從外星人變成地球人,可以一起相處。」蔡爸爸形象的形容。

孩子不可思議的改變給他帶來了巨大的成就感,這些年來積攢在胸中的憤懣也終於釋懷……

「這些年外界一直不能理解我的苦衷,覺得爸爸就該賺錢養家,我做全職爸爸一直被非議。」

為讓大眾更加瞭解自閉症,他開始到處演講,並將自己這些年的心路歷程寫下來,出版成書讓其他自閉兒父母在照顧時也能有借鑒。

「這些年大家只看到我改變了阿傑,但其實他也在無時無刻影響著、改變著我,讓我感受到作為一個父親的責任……」

對於阿傑的未來,蔡爸爸充滿希望「只要能夠開心地活著,做他想要做的事情,這樣就夠了」。

孩子的健康是父母的最大期盼。

為讓阿傑複健,蔡爸爸用了最笨但也是最有愛的方法——陪伴。

他無數次牽起阿傑的手,也面對著無數次失落,但他卻並不氣餒。

在流言蜚語中堅定著自己的道路,直到看見兒子的改變。

這行為背後別無他物,只有一個父親對兒子深沉的愛。

最後他還將這種愛推己及人,用自己的經驗讓無數個自閉兒家庭看到希望。

希望阿傑和爸爸的故事能被更多人看見,讓自閉兒家庭獲得更多的關注。

少一些議論與批判,多一些關懷與支持。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