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人是家人」辛苦嘲笑全不怕,台灣共生爸爸為弱勢打造幸福家園「……是金錢無法替代的」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在學生時代就不斷精進自己的專業技能,在上市公司工作努力追求晉升的他卻因為幾年前的一段機緣,改變了人生方向。

沒有薪水、沒有響亮的頭銜,頂著烈日、寒風,帶著一群不被社會接受的人一起埋首於農田裏工作。

這個瘋狂的男人名叫莊永笙,33歲,認識的人都喊他「多多」。

回歸生活最可貴,合作者是邊緣人

「我覺得回歸生活才是最可貴的」這可能是他一切讓人不明所以選擇的答案。

當年有人邀請他以希伯侖「共生家園」為基地合作創業,後來夥伴卻中途收手,但就是這沒結果的合作卻給了他啟發,讓他產生了獨自打拼的想法。

也讓非農業科系畢業的他,走上一條未曾設想的路——農業有想法還不夠,還要有合作者,但要找到一群像自己一樣瘋狂的人並不容易,身邊幾乎沒有人願意加入多多的隊伍,還對他投來異樣的眼光,直到在角落中看到他們……

「農耕隊有12名成員,他們很特別,是一群被貼上標籤且很難自立生存的人,身心障礙,自閉症、酗酒,吸毒……」

就是這群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人,多多卻將他們視為自己的家人,竭盡所能照料他們的生活,希望他們可以在農事中找回生活自主能力。

可這件事卻並非他想想的那麼簡單。

相處中學會包容忍耐,成為沒有血緣的家人

「他們是一群活在自己世界裏的人」為了讓這群一直被社會排斥的人成為合格的隊員,多多可謂煞費苦心。

有不少人連生活自理能力都成問題,光是怎麼分辨出洗發精和沐浴乳的差別,就花上將近半小時;有些人老是分不清衣服是溼的、還是幹的?

他也是耐著性子帶著他實際去摸、去感受,直到有一天這些被遺忘或失去的生活習慣,透過陪伴和教導,重新慢慢學會。

「在照顧個案的過程中,我練就一身忍耐及極度的包容力。」

學習農事更加困難,從整地、插秧、收割……繁複的農事工序,要教會農耕隊的隊員們也很不容易「他們常把快要可收割的稻子拔掉,留下雜草」多多無奈的說。

為讓隊員們時時得到照顧,他吃住都和隊員一起,付出了大量的時間和心力,也讓他感受到被愛的重要。

「雖是沒有血緣關係,每天也會吵鬧,但很幸福,像家人一樣。」

被嘲笑做傻事,他卻看到正常人的虛偽

為讓每個隊員能有屬於自己的成長,多多深入瞭解每位成員個性、習慣,用不同溝通的表達方式。

阿宏是自閉症,和他說話不會回應「所以教他事情時就要觀察他,催促他讓他去完成這一樣事物;有時得用他喜歡吃的東西當作鼓勵」。

阿亮恍惚、執著又嬌貴「但要他擦一整個房間的桌子或掃好一整個教室的地板,他就很盡力地完成」。

雖然每天承擔著辛苦,但外界對多多的做法卻並不理解,一路走來挑戰、挫敗亦從未停止。

「身邊的朋友經常會笑我傻,我帶著隊員們出去也會被排擠」。

他卻在這件「傻事」中發現了自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別人看是我在幫助他們,其實他們一直也在幫助成長,讓我從原來對於金錢的追求中掙脫出來,重新審視自己的生命。」

這六年他不僅走出了對於生命的盲視,看到了所謂「正常人」間的虛偽、功利、比較與爭鬥,也體會到了農耕隊相處中單純、沒有分別心地彼此幫忙,和如家人一般的愛。

要改變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在與隊員們的生活中他漸漸悟出一個道理:不要刻意追求對他人的改變,而是自己的改變。

多多經常告訴自己「他就是這樣」來改變自己的想法和作法,去接納這樣的隊員;然後在接受對方的同時,漸漸地也會發現,其實對方也慢慢改變了。

「這是一個美麗的過程,每一段過程都因人而異,但因為有愛和包容,支撐著彼此。」

「這個大家庭過的是團體生活,看待一切的標準,都必須寬容,放下世俗的標準或尺度,像拉筋般地伸展開來,多些彈性。」

去年初莊永笙結婚,今年初有了女兒,夫妻倆和孩子就和農耕隊成員在宿舍裏一同生活,互相照應。

這些年其實他曾不只一次想離開,但最終還是選擇留下。因為這裏,是他的家,這些人,都是他的家人。

六年來,他們彼此扶持、相互給予、共同進步「這些都是金錢無法替代的成就感」。

曾經的他只認為「他們需要我」,而現在他明白「我更需要他們」。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