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送報40載」台北9旬派報員為愛堅守「她很喜歡看報,能不給她帶回去嗎」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騎著掛上收納袋的摩托車,穿著厚厚的擋風衣,戴了頂紅紅的帽子,來到黑夜裏的超商門前整理報紙,再派送到各家戶,這就是這位9旬老人的生活。

他叫侯國成,1931年出生在日本統治下的台灣,南開高中畢業後,他到美商通用電子公司當技術員,最後又進入報業成為一名派報員。

今年是侯阿伯送報生涯的第38個年頭,雖然已經年邁,但他並沒有放棄的打算,而選擇為了愛與生活繼續堅持。

燈光下忙碌的身影,40年傳奇送報生涯

歷史的塵埃掉落在個人身上都是一座山,近40年的送報經歷,讓他見證了台灣政治環境與報業的變遷,他的生活也因此幾度沉浮。

談起過去和現在的反差他說「以前哪有超商?就只有雜貨店、報攤這些,很多人會選擇訂閱報紙」可近些年實體報訂閱量越來越少,他的薪資也跟著銳減。

如今的他沒有只有8000多元的月薪,和每份台幣三元的額外派報費,為能多賺些錢貼補生活,他每天淩晨2時許,就要到超商門前疊整報紙,為接下來的派送做準備。

在昏黃的路燈下,一個彎著腰的身影左右移動著,來回搬弄著報紙,按照派送線路仔細的做著分類,以便能夠用最短的時間送完,動作是那樣熟練,爐火純青。

整理完報紙,他踏上了送報的路,就如實體報一樣,他似乎也停留在過去那個時代,沒有智慧手機輔助規劃路線,所有派報地點都被他深深的刻在大腦裏。

壓力、鍾情、愛,是走下去的動力

陪伴他一起送報的是一輛舊機車,但按照他的年齡早已不可駕駛機車,後來透過申請,發現他體檢報告良好,才特許駕駛。

有人或許會感到疑惑,為何明明已到退休的年紀,卻還要這麼辛勞的工作,這個原因非常複雜,既有生活的壓力、對報業的情有獨鐘,更有對妻子的愛。

因為和兒子志趣不同,父子兩平常很少交流「大家喜歡的東西不一樣,性格也是。他也不會給我錢,所以我自己要工作。」

而且幾十年的送報經歷已經讓他難以割捨這個行業,以至於不送報就會感覺生活缺少了些什麼,即便是大家都不看好的夕陽產業,但對他來說卻是畢生的志業。

更重要的是對妻子的愛「她很喜歡看自由時報,看很多年了,能不給她帶回去嗎?」

在多種原因的驅使下,即便薪資低、工作量大、年老體衰,他依舊堅守著自己的崗位。

身體衰老成志業障礙,重新登程繼續送報人生

雖然有著堅定的信念,但身體的日漸衰老,卻成了他難以跨越的鴻溝,因此他也受到不少職業傷害。

最近有一次因機車太重,在倒車時失重心,腳部被排氣管燙傷;而手指則有時被壓到、撞傷出現發黑情況「年紀大了,唉…就是沒用」他歎息的說著。

同樣的,因為記憶裏的減退,他有時也會記不住路,送報的過程繞很久,以至於最後虧掉油錢。

可即便如此,他也沒有放棄的打算,因為這分工作已經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很重要的部分。

機車的引擎聲漸漸變小,停下,他跨離機車,走到信箱或門縫前,投報,再走回,重新發動,周而復始……

回程的路上他加緊步伐,機車飛馳著,讓人不免好奇送報是否有配送時間限制,最後他在一間小吃攤停下,原來這也是他生活的組成部分。

小吃攤的攤主是他的朋友,而他則是每天早上的「義務」切菜工,「他四點半就會在了,我切完以後,會吃一碗鹵肉飯再回家睡覺。」

熱心助人是習慣,現實面前依舊正向

雖然已是耄耋之年,但侯阿伯依舊熱心助人,除了切菜,還會幫忙有需要的同業疊報紙,儘管那不是自己的工作「就幫忙一下,那沒什麼,就很簡單的事情。」

這也是他幾十年來養成的「習慣」,這與妻子的影響是分不開的。

她是前郵局專員,退休後因為不舍以往的工作環境與共事多年的同仁,所以閒暇時會長駐郵局擔任志工,利用豐富經驗解答詢問。

近40年的時光,侯阿伯總是在黑夜裏騎著機車、牽著報紙,穿插在雙北城市的大街巷弄,雖然薪資大不如前,雖然需要到處奔波,甚至還要因訂報量少要賠上油費,但他都坦然接受。

「人動才會健康,開心最重要」雖然已是高齡的他,依舊保持著正向精神,和這個夕陽產業一起接受現實,堅毅不屈地過活。

也許是因為生活的壓力,也許是因為不舍,更或許視為了簡單的愛,他幾十年如一日的奔走在派報的路上。

或許在很多人看來他做的是一件不值得的事,可正是這件事反映出阿伯對生活熱愛。

也讓人們看見信念之於現實的強大力量,即便如此困難,但依舊堅毅不屈。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