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開刀6次,漫畫師不懼病痛堅強作畫,以生命感動生命:要讓台灣漫畫走出去,被世界看見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蕭言中戰癌魔挨6次刀 最心急願望:打造台灣漫畫城人生最大的痛苦莫過於明知生命即將逝去但卻無可奈何,而人最寶貴的品質在於即便如此依舊追尋自己的夢想。

他,兩年之內6次開刀、25次化療每個月有20天在痛苦中煎熬,可就在與病魔對抗期間卻創作了數百幅作品,在台北新光三越信義劇場展出……

他叫蕭言中,今年57歲,是位漫畫師。

「我的生命正在從指縫中溜走,可我還有三個願望2個進行中,1個很心急,正在跟時間賽跑……」

確診大腸癌4期,遭病痛折磨筋疲力竭

對於死亡,蕭言中的理解與常人不同「終究是會來的,出來混總是要還的!」面對死神他擺出一副戲謔的態度。

2019年56歲的蕭言中在到醫院檢查時確診罹大腸癌四期,已經轉移到肝與肺。

雖然現在的他已將死亡看淡,但當時還是很震驚「我、醫生、親友都不敢相信。」但轉念一想其實會有今天也在情理之中「畢竟我作畫30多年,作息就沒有正常過……」

求生的渴望讓他快速行動起來,為了能得到更多時間他積極配合治療,1年之內接受了7次手術,也讓他飽受病痛之苦「癌症帶來的巨大傷害,只有親身經歷才知道多煎熬!」

如果說癌細胞也會有個性,那蕭言中的則和他的個性一樣——頑強每次手術都挑戰著他的生理極限「2次大腸手術切除30公分長、肺部切除一部分肺葉」可即便如此病情並沒有得到控制,癌細胞還在積蓄侵蝕著他的身體,也讓他承受更大的痛楚。

他的肝臟是「滿天星」長滿腫瘤,只能以電燒方式治療,劇烈的疼痛折磨得他無法睡眠,每個月有3天的化療,他長期腹瀉、關節痛、皮膚癢、嘔吐、掉發……

慶倖自己還能畫畫,病榻中描繪正向力量

「很多人包括醫生都認為我跨不過這道檻,現在還能坐在這裏講話也算是個奇跡。」

家人和朋友會安慰他讓跟癌症和平共處「可癌症帶來的是無休止的傷害又能和平相處,只能自己去調適。」

他靜靜的思索著,想著與癌症的和解之道,最後在畫畫中找到慰藉。

「感謝上天讓我還能畫畫,這是讓我撐下去的很重要因素。」

「面對這人生重大打擊,我需要正向力量自我療愈,以及信心重建,畫可愛作品,幫助自己度過人生低潮。」

在繪畫的過程中他的心難得靜下來,不在胡思亂想,以至於投入到創作中疼痛也有幾分消減。

「雖然我知道面前還有一連串恐怖的手術在等我,但畫畫可以讓我去對抗死亡,或者說短暫的無視它。」

為了讓自己從作品中獲得力量,他思索著合適的題材,一天病榻上的他突來靈感。

「我腦海中出現『可愛』2個字,這樣的信念靈感一直來,萌寵動物像小天使般自己在我的頭腦中跳躍。」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他以自己獨創的「指劍畫派」創作了數百幅畫作,還從中精挑出60幅開畫展。

為理想四處奔走,讓台灣漫畫走向世界

因為畫中的萌寵很討人喜愛再有蕭言中的故事加持,他的畫展迅速竄火,來觀賞的民眾也被他的作品感動。

「三個願望我只做了兩個,還有一個能不能實現。」

這是蕭言中患癌後給自己定下的目標「一是將自己30年的經驗總結下來,開創「指劍畫派」,二是要突破台灣漫畫的困境,將台灣漫畫推向國際舞台,三是在台灣打造一個漫畫城鎮。」

2019年9月他的作品《印象禪武》在國父紀念館展出,獲得好評,意味著他的畫派得到了認可。

2019和2020年他的畫作分別赴日本、法國巴黎巡展,實現了將台灣漫畫推向世界的願望。

現在只剩下第三個。

這個願望的實現尤為艱難,因為它需要巨量的資金投入、更加精巧的設計和漫長的時間,而這三個東西對他來說都是奢侈的。

「我知道要實現很難,但而我覺得這是個希望工程。」

「漫畫城鎮可以讓城市裏的圖騰、角色都為景點說故事,讓人置身這個城市感到放鬆、快樂、充滿希望,如果真的實現就太美好了!」

為此他花了3年時間去接觸各地方首長,雖然屢屢碰壁但仍不改初衷。

低谷中獲朋友支持,使命在肩不懼死亡

蕭言中不懼病痛堅持創作和推台灣漫畫的故事感動了許多人,一路上也獲得很多文藝界人士的支持,音樂奇才陳升就是其中一位。

「陳升是我超過30年的好哥們兒,也是比賽創作的好對手,這段時間他多次的提醒我別忘了我們之間的比賽還沒完!」

朋友的支持給了處在人生低谷的蕭言中以動力,也強化了他繼續努力創作的信心。

在於朋友的交流中他還獲得了創作的新思路

「《印象禪武》以純黑白線條創作,因為會擔心色彩干擾到線條的精、氣、神、韻,破壞禪的意境。」

後來在朋友的建議下,他開始嘗試使用更多色彩。比如「指劍之森 可愛之境」的《萌寵畫聚》,他就加入色彩創作,呈現愉快的、活潑的各種動物面貌。

雖然他想要建「漫畫城市」的想法遲遲沒有得到回音,但卻有人要為他建個人美術館。

「現在死亡已經不是我最關心的事了,在患病期間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使命正在我的肩上,那就是可以讓台灣漫畫能夠走出去,在世界上有更大影響力。」

每個人都會有理想,將其轉變為現實則是另一回事。

他即便身染重病,終日飽受折磨但卻並未選擇放棄,依舊為理想而奮鬥。

一步一步的接近著自己的目標。

在追尋中他發現了自己的使命,作為一個台灣文化傳播者的失明。

他積極踐行、大聲呼籲,為能讓更多人看見的台灣的可愛。

但只靠他還不夠,還需要更多人的努力。

因為只有每個人都去追尋理想,台灣的理想才能實現。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