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憾變完美」女教授舞蹈開啟身障者自信人生,公演300場以生命感動生命「她是我的第二個媽媽」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北市建成國中教室走廊的盡頭,傳來噠、噠、噠的導盲杖聲,視障者走在前面,後方還有人移動著輪椅,也有人拄著枴杖前行,大家魚貫進入舞蹈教室。他們脫下義肢、放下枴杖、換上舞蹈服,隨著節奏跳舞,臉龐充滿熱情和自信。

而讓這些殘障人士重新拾起自信,發揮生命韌性的人就是「鳥與水舞集」團長顏翠珍,她是文化大學舞蹈系教授,專業的教學者,被稱為身障者的第二個媽媽。

身障家庭辛苦感同身受,偶然機會接下訓練任務

因為患有地中海型貧血,顏翠珍自小體弱多病「為身體能改善,16歲時我選擇讀臺南家專舞蹈科學舞」

1980年她從文化大學舞蹈科畢業,留在學校任教,主教現代舞。後來家人的緣故她開始義務指導「鳥與水舞集」身障舞者跳舞。

「鳥與水舞集」是臺灣唯一由視障、肢障、小兒麻痺、侏儒症等不同障別結合的舞團。

談到為何會想協助身障者進入舞蹈的世界「是將心比心,我很清楚身障家庭的辛苦……」

原來顏翠珍的大哥在她國中時發生車禍,面臨腳截肢的命運,當時沒有健保治療費高達百萬元,不忍愛子截肢顏媽媽賣掉一甲的漁塭來籌措醫藥費。

「哥哥的腳最後雖保住,但造成長短腳,自此身心嚴重受創,心裏有陰影,不願與人互動……」

「媽媽白天上班,晚上還得陪哥哥到醫院治療,照料生活起居。」媽媽的辛苦顏翠珍都看在眼裏,這也讓她對其他身障者的遭遇感同身受。

後來截肢協會想要訓練學員跳舞找顏翠珍幫忙,她義不容辭接下這艱巨的任務。

接觸中消除心理障礙,舞蹈開啟身障者自信人生

這些身障者的共同點就是「自卑」,害怕與陌生人眼睛對視會遭來異樣眼光。

「舞蹈要在臺上展現肢體,如果最脆弱的地方都敢呈現給觀眾看,那未來就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事,會更勇敢。」顏翠珍很認可舞蹈對身障者改變的價值。

但想讓身障者邁出第一步卻並不容易,來報名的學員也寥寥無幾。

「剛開始只有三、四位學員」因為沒有接觸過身障朋友,她開始非常小心「他們脫下義肢、露出受傷的部位時,會有點怕碰觸對方截肢的部位、有會怕自己的眼神傷害到了他們……」

後來聽著學員們訴說受傷的故事,瞭解他們不同的遭遇,顏翠珍才慢慢消除心裏的障礙。

在剛開始教學時,因為學員從未接觸過舞蹈所以出現很多困難「最早教學時,都會寫筆記一步步教導學員,將每一段音樂所搭配的舞蹈動作畫出來,供他們參考學習。」

為體會身障者肢體的施力點與能耐度,在教學時,她將自己的手、腳綁起來,感受身障者的不方便。

「我跟著學員們一只手、一只腳跳舞,去瞭解身障者身體的運用方法,滾、翻的動作可做幾次,何時會腳痠,種種因素都得多加考量,要安全第一,避免學員受傷。」

在接觸舞蹈後學員們明顯變得快樂、有自信,生活上更獨立「這讓我對舞蹈教學有了更大的信心。」

辛苦教學耐心不減,不完美中追求完美

後來有視障者想體驗跳舞的樂趣,也找上了顏翠珍「這是一種新的考驗。」

由於看不見,她必須將舞蹈動作拆解得非常細緻,抓著視障者的手,每一節拍、每一動作,一步步指導,或是請視障者摸著她的腳,感受如何踏步與在舞臺上走位。

「教學過程很辛苦,需要極大的耐心,對我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隨著練習舞蹈的學員越來越多,大家便勸說顏翠珍成立舞團,「鳥與水舞集」也因此而生。

「取名水與鳥,是期許舞者的心像鳥一樣自在翱翔,像水一樣流向大海,不因身體殘缺而停止追夢。」

因為身障舞者訓練要比一般舞者多花兩到三倍時間,教學得有愛心與耐心,不能求快。

「在舞蹈設計上,要將每個人的不方便轉換成方便,借力使力,肢障者就像是視障者的眼睛,視障者就像是肢障者身體的延伸,身殘形缺,不完美但不失去美麗,形意還是完整。」

為讓身障者感受到舞蹈的意境,她會先想像一個故事情節訴說給舞者聽,讓舞者體會想傳達的意境,再將身障者的輔具融入舞蹈中,展現創意。

同時還會運用身障者獨特的元素「像小兒麻痺舞者的輪椅,很有速度感,還可躺、翻、滾、旋轉,畫面上很豐富。肢障者的拐杖、視障者的導盲杖,運用在舞蹈中,會很生動、有力量,製造出一般舞蹈中沒有的效果。」

學員毅力超乎想像,15年斬獲榮譽無數

「團員們對於舞蹈的熱愛和毅力超乎想像」顏翠珍欣慰的說,是舞蹈讓他們重新找回自信。

「花蓮的婉琪除非颱風天火車沒開不然必到,臺南六甲的秀芬車程也很遠。」

「大家相處的非常融洽」因為公演或比賽有時團員回到家可能淩晨一兩點,她就會邀團員到她家來住「所以這個團,就像家人一樣了」。

最令顏翠珍感動的還是成員們心態上的變化。

綽號「小巨人」的李秀芬,患有侏儒症,身高只115公分,從小被人指指點點,內心自卑。

回想第一次碰面「李秀芬總是苦瓜臉,低著頭,雙眼不敢直視他人,言語中不小心刺碰到脆弱的她,她就會躲到沒人牆角邊偷哭。」

十幾年的訓練,李秀芬仿佛變了一個人,不僅變得開朗樂觀、笑容滿面,假日還會到安養院照護老人,主動關心需要幫助的人。

「以前家族聚會我都不敢參加,跳舞後,自信心增加,敢與他人互動。多虧顏翠珍象第二個媽媽一樣照顧我。」李秀芬說。

15年來顏翠珍帶著學員們到處參賽,斬獲榮譽無數,僅在「日本北九州洋舞大賽」拿過六次冠軍……

這些年來顏翠珍很辛苦,每件舞蹈服的破洞縫補、道具製作都親力親為,還要四處募款找贊助。雖然如此辛苦但她從未想過放棄,還時常提醒自己「做最辛苦的事才能體悟生命的韌度」。

如今顏翠珍已帶著團員們巡迴臺灣各學校、醫院、監獄,公演超過300場,用生命感動生命。

「只要每個人都不放棄自己,不論再難也都會有出路。」

在她幫助下,從前自卑的身障者用舞蹈跳出了陰鬱的生命。

也翻開了人生嶄新的一頁。

其實每個人都是不完美的,缺憾會讓我們哀怨、想要放棄。

但只要有拼搏進取的精神,不斷在不完美中追求完美,一定可以收穫豐盛的人生。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