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人清白累出少年白,冤獄救援者10年接1300案,「洗冤的路還很長」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在房間的桌子上他的面前擺著一層一層的卷宗「這裏有1300件來喊冤的案子。」一個看上去很年輕但卻頭髮花白的男人說著,他緊皺眉頭上面好像壓了一個大大的「冤」字。

他叫羅士翔,今年36歲,9年前他和幾個台大教授共同成立「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專收已經定讞的冤案,在這群義務律師的努力下鄭性澤、蘇炳坤沉冤得雪……

還有很多案子在等著我們,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一本書走上司法援助道路,年接喊冤案200件

「現在每年喊冤的案子有200多件,這幾年還在增加,我們每天要做的就是一次又一次地去敲法院的門,在一次又一次被駁回……」

「這些年我感受到了太多的絕望,但有些事情是不能急的」從他的一根根白髮裏可以看出這些年他承擔了多大壓力。

現在的他已經不是那個剛入行時充滿熱血的少年,因為他知道踏實做事比什麼都重要。

「不論怎樣地球都不會毀滅對吧,只是需要更長的時間……」

協會的工作讓他活得很多曆練,也快速成熟起來「可能是因為我們碰到的都是最難的案子吧。」

在談到為何會走上替人申冤的路上「是因為讀大一時看了司改會出版「正義的陰影」,知道了蘇炳坤案,知道台灣還有很多沉冤待雪的人……」

「就是這個案件我印象很深,因為我也參與其中」是它指引我後面做司法援助。

搶匪遭員警不當刑求,供出無辜昔日老闆

1986年3月新竹的金瑞珍銀樓被搶,老闆被砍傷,歹徒搶走32兩金飾,警方遲遲破不了案。

3個月後郭中雄在新竹一銀樓行竊時被逮,因為警方毆打逼供,他才供稱金瑞珍銀樓搶案是與前老闆蘇炳坤共同犯下。

警方馬上押下蘇炳坤還召開記者會宣佈破案,可就在他們認為有了替罪羊可以了結時,郭中雄卻當庭翻供,說是被警方毆打才牽累蘇炳坤,銀樓老闆也退回蘇家扣到的贓物金飾,說不是他們家的。

「本來新竹地院已宣判無罪,沒想到卻在二審大逆轉,兩人被重判15年、16年,經上訴駁回定讞。」

後來因為看不下去新竹地檢署的檢察官為他申請4次再審,檢察總長為他提出4次非常上訴,但卻都遭駁回。

最後,蘇炳坤被捕被關2年多,直到2000年國際人權日才獲特赦。

「已經過去16年了,大家已經都淡忘,可當時已經70歲的蘇炳坤卻來到我面前說『我雖然被特赦,但司法並沒給我清白。』」

「那時我才感受到冤案對人的傷害是這麼大,可能永遠無法平復……」

為鳴冤四處奔走,父母支持加入「無辜者關懷」

為了幫蘇炳坤鳴冤,羅士翔帶著他四處奔走,後面每次開庭他都會邊講邊哭「法官,你去查、儘量查,我要我的子孫知道,我沒有做,我是清白的。」

得知兒子在幫人申冤,羅士翔的父母都很支援,幫著他做平冤協會「無辜者關懷」的工作。

「每次蘇炳坤案開庭,我爸爸都會去聽,還會安慰蘇炳坤。」

直到前年蘇炳坤再審無罪,沉積了多年的冤案才得以昭雪。

「我們都勸他要放下、要開心,他說這一生都沒辦法開心,他被刑求、他被判有罪,他永遠沒有辦法忘記員警給他戴上手銬,人們看他的眼神。」

真的很難過「司法對人可以造成這樣的傷害。」

成功證明陳龍綺清白,司法救援首戰告捷

2013年平冤協會在臺北設立辦公室,他成了第二個專職員工「自己接的第一個案子是陳龍綺」

這年3月他收到陳龍綺的申冤信,聯絡後陳龍綺來到臺北。

「他當時很激動、很真實,一直說,他真的沒做,絕對不會主動到案的。」之後他細說案情2009年3月,他和3個朋友聚會找來陪酒女子,淩晨3點,陳龍綺先離開去接太太下班。第2天,陪酒女子提告被性侵及毆打。

檢方在女子身上驗出「不排除有陳龍綺」、「不排除有另外兩名男子」的DNA,儘管朋友證明他先離開,可是陳龍綺還是被判4年徒刑定讞。

留下申冤案給羅士翔,陳龍綺便帶著一家人開始逃亡「後來我們很不容易聯絡上他。」

可羅秉成還是帶領著大家積極地進行,最後新的化驗技術,證明陪酒女子身上的DNA排除陳龍綺,歷經11個月,成功翻案再審無罪。

這個成功案例,讓剛踏入平冤協會的羅士翔看到了希望「聽到再審成功,真的好像到了天堂!」

不過後來他才知道,天堂是很難抵達的地方,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聽到再審駁回……

拼命平冤被駁回,意志消沉找法師討拍

「2015年是非常難熬的一年,幾件冤案都被駁」意志消沉他們去找成慈法師討拍。

他問「為什麼我們做的事情都沒有結果呢?」

法師回答他「你們做的事情都是有結果的,只是你們現在看不到而已。」

這給可他們很大的鼓舞,繼續為平冤拼命工作。

「在工作中我發現有時無辜的冤獄者需要的不僅僅是法律援助,還有心靈上的關懷。」

為此他們經常去看當時他負責的囚犯,鄭性澤就是其中一位,為了感謝律師們的幫忙,他在獄中作畫「兩側峭壁,懸崖上有一群人正努力地拉著一條繩索,繩索另一頭,綁著一個墜下深谷的人。」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這些年別人都說我們在助人,其實冤獄的他們也教會我們很多。

「還記得出獄前一晚鄭性澤說『那天我就睡得很好。』在接他出來的路上一直跟我練肖話,嘻嘻哈哈地,承受14年冤獄還能這樣樂觀……」

「我何其有幸,可以經歷這些事。」

「在這裏,我所得到的,已經超過我所付出的。」

沒有人希望清白的自己背上莫須有的罪名。

可現實中就是會有一些無辜人掉進司法的坑中,又只能自己爬出來。

幸好有這些無私律師陪伴,能讓他們的黑暗之路不再漫長。

這可能是一條無盡的路,而他們就是這天路上的點點星光。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