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死神賽跑!62嵗老闆自訓搜救犬沖災害前線,探尋生命痕跡:我做的是一輩子的事情,救人是永無止境的!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家人當然是極力反對啦,都說我是白癡,養看門狗就好了,為什麼要投入這麼多時間、金錢跟心力在搜救犬身上?」

聊起家人對自己訓練搜救犬的態度時,他這樣說。

他叫褚興中今年62嵗,隸屬於「台灣精英國際搜救協會」,這是台灣唯一自訓、自養、自用搜救犬的民間單位。

作爲一名「兼職」訓犬師,16年來他共訓練出6只搜救犬,參與過高雄氣爆、台南與花蓮大地震等搜救任務,給一條條深埋地下奄奄一息的生命帶去希望……

921大地震初識搜救犬,一己之力投入培育

他產生訓練搜救犬念頭時台灣還有沒相應的訓練規範,對這方面也不重視。

「可能是因為篤信天主的緣故,會相信施比受更有福,所以從1991年開始就參加了民間搜救團體,執行救援任務。」

「因為當時的技術還沒有很發達,台灣的搜救隊沒有生命探測儀,遇到地震這樣的災難需要人力去搜尋,所以會用掉很多時間,很多生還者撐不下去。」

1999年台灣發生了921大地震,有不少國際搜救隊來台協助,這讓褚興中第一次認識搜救犬在救援中的價值。

「引犬人會將搜救犬帶到廢墟,它們就會自主的尋找生還者,幫助救援人員定位。」

因為抓住了搶救生命的黃金時間,很多瀕臨死亡的人在行將逝去的前一刻被救出,這讓褚興中的內心被觸動。

「我覺得搜救犬太神了,為什麼台灣沒有這樣的體系?那時我就想要投入搜救犬的培育工作。」

9個月心血付諸東流,學習知識系統訓練

彼時的他是一間文具公司的負責人,並沒有這方面的知識經驗。

想著可以邊做邊學,在921之後便開始著手訓練搜救犬,當時他養了4只台灣土狗,就想從它們開始。

「記得當時去拜訪了很多專家,回來就訓練它們,但是土狗的會比較神經質,穩定性也不夠好所以最後只能放棄。」

看著自己8、9個月的努力付諸東流雖然內心不甘,但卻沒有放棄這個念頭。

「其實後面自學才發現搜救犬應該從個性溫順的犬中去找。」

機緣湊巧,2005年朋友從給他一窩出生沒多久的拉不拉多犬,他便從其中選出4只再次開始訓練。

「從拜師、培訓和自學的過程中我發現,搜救犬的訓練是很講究體系和技巧的,單體系就有生活化訓練、社會化訓練和專業化訓練等多個類別,除此以外還有多個專案,讓犬適應特定環境的搜救。」

因為台灣多地震,所以褚興中比較看重瓦礫和原野這兩個專案的訓練。

為讓搜救犬排除複雜氣味的干擾,迅速且精准地找到待救者,他會透過藏食物、球等遊戲來訓練犬只的搜索能力,再進階找出躲藏的人。

不顧家人反對自掏腰包,不怕受傷忍風吹日曬

如果說訓練讓褚興中身體疲憊,那巨大的訓練開支和家人的反對則讓他的內心感到困擾。

因為民教訓犬和官方不一樣,經費和場地都需要自己解決。

「一只訓練中的搜救犬,包含飲食、保健等生活及訓練的費用,一個月要花到1.8萬元,大部分都是自掏腰包,偶爾會有民眾透過協會捐款。」

「除此之外,還會有一些意外,像是咬傷鄰居、路人,一次要賠2、3萬……」

每個月要花這麼多錢,還會帶來麻煩,這讓褚興中的家人很反感,沒有辦法他只得將狗養在公司。

剛開始的體能訓練和服從訓練相比還簡單些,但到了專業訓練時一個問題又讓他困擾……

「就是要訓練它們搜救嘛,那就要有人扮演待救者,這也是考試的需求,要安排2到3個待救者,如果再加上干擾人員,人力的需求就更大。」

而待救者是分苦差,要躲在悶熱難耐的空間等待「通常會請協會的夥伴協助,真的找不到人的時候,只能到公園找路人幫忙。」

除了面對日常訓練的風吹日曬和請人幫忙的尷尬,褚興中還面臨受傷的威脅,他邊展示著自己的的傷口邊說「犬只在興奮的時候,或是在吵架的時候,都會誤傷到引犬人。」

台南地震Sunny顯神威,為傳承招募引犬員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幾年的辛勤培育,2010年褚興中的第一只搜救犬通過IRO國際認證。第二年他養的一只叫Sunny的德國狼犬20個月時就通過高級考核。

2016年台南大地震造成維冠金龍大樓倒塌,褚興中第一時間帶著搜救犬前往救援。

任務中Sunny的腳踝被割傷,縫了10幾針,現場無其他搜救犬牠負傷繼續作業,最後成功定位3個目標。

「看到自己訓練的犬只能為救災貢獻力量,真的是很欣慰的事,感覺自己做的一切努力都有價值!」

但在後續的幾次救援中,褚興中慢慢發現了問題「訓練搜救犬不是一勞永逸的事情,它需要不斷有新鮮血液,也就是要不斷的訓練。」

近幾年自己培養的搜救犬漸老,出現了後繼無犬的情況。而隨著自己年紀越來越大,想再訓練新犬已是心有餘力不足。

「有時就會想萬一再有一次地震災害該怎麼辦?」

為能讓搜救犬訓練後繼有人,他開始招募引犬員,雖然開始有很多人報名到最後大多因為難以堅持退出。

「搜救犬訓養的過程非常人所能為啊,時間長達好幾年,有人放棄我認為是很正常的」

所幸目前還有3個人願意傳承。

16年間他花費上千萬,訓練出8只搜救犬,在廢墟中將一個又一個人帶離死亡。

雖然目前已退居二線,但他每天最掛念的還是搜救犬培育。

為能讓台灣有更多的搜救犬,以應對複雜災難。

他還在計畫建置訓練場地和搜救犬系統,可以讓更多的引犬員加入。

以一己之力能做這麼多、堅持這麼久,著實不易。

支持他的除了內心的執著,更多的是對善的追求,正如他所說:

「我做的是一件一輩子的事情,因為救人是永無止境的。」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