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家難算生死」痛失父子台師大副教授承遺志做趣味數學「陪伴家人不要等到追憶」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鏡頭前的他正襟危坐、腰杆筆直,淺藍色的襯衫燙得服服貼貼,不到十分鐘的台詞說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自己覺得完美。

他叫賴以威,38歲,是台灣師範大學電機系的副教授,同時也是YouTube「數感實驗室」的創辦者,研究理工的他本來對數學不感興趣,可在父親的影響下他發現了數學的魅力,成為趣味數學教育的推廣者。

「父親對我的影響不只在學業上,還表現在生活的各個方面。」

每天跪爬進浴室,既是嚴父亦摯友

賴以威的爸爸賴雲台是一位小學自然老師,除了教自然課,他還一直對數學很癡迷。可能是受到理性思維的影響,他對孩子的教育可謂一絲不苟。

「記得小時候放學進門馬上要跪爬進浴室,要先脫襪子洗完澡才能回自己房間。」

不僅如此,即便是在曬衣服這樣的小事上也有規矩「衣服要按照大小、長短,由內而外排列,要是把內褲曬最外面,一定被念。」

這是在生活,在學業上也是如此「每天晚上9點前要闔眼,讀書和功課必須要在之前完成。」幸好賴以威天資聰穎,否則「不被爸爸念,就要被老師罰」

因為學習刻苦他的成績在班中一直名列前茅,在師大附中段考更是考出全校第三名的好成績。可即便如此爸爸也沒有誇獎他,而是說「我爸跟我說怎麼只考第三名,想想第一名、第二名。」

碰上這樣的父親肯定有很多孩子會感覺苦惱,好像會完全沒有自由,但賴以威卻並不這樣想「爸爸對我的要求雖然嚴苛,但也很愛我,平常會很關心,我們是亦父亦友的關係。」

為了方便他上學,爸爸每天都會開車載他;每當他失意灰心,爸爸也會一改往日嚴厲的面孔,很耐心的勸導、鼓勵。

「那時我們晚上會騎車去夜市打彈珠,回家的路上會聊喜歡的女生和由此產生的困擾……」

德國交換返家,父親患肺癌末期

在父親的管教下,賴以威雖然失掉了很多其他同學擁有的自由,但人生卻過的十分平順「應該是爸爸的經驗,讓我少走了許多彎路。」

後來他一路讀到台大博士,後來又到德國交換。

2009年的夏日,他從德國返家探望父母「午飯後我和爸爸閒談,說在德國的生活,我滔滔不絕,他沒有打斷,我說完了,他說「你講完了嗎?換我講我的,我得了肺腺癌末期……」」

賴以威當下腦袋停工沒法處理,但回過神來已淚流滿面。

「沒想到平順的人生,終究抵不過老天的算計。」

為了陪伴父親走完最後一程,他決定回到台灣,讓爸爸去治病,可爸爸卻但仍放不下教學。

「講課的父親頂多像得了小感冒,現在回想起還是有幾分不真實。」

聽著父親講的趣味數學,身後為他傳承的想法油然而生「如果沒有人能傳承趣味數學,那就由自己來承擔。」

「曾經以為那只是長輩的興趣,現在看又多了一層厚重的意味。」

在父親臨終前他要來所有手稿,耐心的整理,最後在病房中陪伴著父親走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走完最後一程,承父志推趣味數學

父親去世後,賴以威沒有再離開台灣,而是留下教書。

「趣味數學只是教些淺顯的只是,那時候覺得會很簡單,可是真的接觸才知道很難。」

因為是理工人所以賴以威在講課時總想講到讓身邊的人佩服,之後便越扯越遠。

「過去太太看我說話會搖頭,和我說小朋友根本聽不懂。」因為講的內容很晦澀,所以只有前段學生有反應,後段的學生都聽不懂。

這時父親的手稿才顯示出能量「就如同教學秘笈,每句話都是很容易懂的,但卻可以把只是講的很透徹。」

他才恍然大悟,父親的初衷並不是想跟資優生溝通,而是想讓普羅大眾,甚至對數學沒興趣的學生點燃一點火光。

找到了前進的方向,賴以威不再彷徨,他將自己頭腦中那些高深的辭彙替換掉,變成每個人都能聽懂的詞,又將大量的例子替代公式進行講解,就像當年爸爸做的一樣。

在收穫得了學生的一致好評後,他想「應該然更多人形成對數學的興趣」於是他成為了一名YouTuber,創辦了自己的趣味數學頻道「數感實驗室」。

本以為生活將要回歸平順,可誰料一年後又再生變折。

兒子突發腦死,更感家庭可貴

2018年8月賴以威1歲的兒子樂樂突然發燒,掛急診、拿了退燒藥,隔天晚間樂樂突然抽搐,送醫後失去意識,當晚樂樂緊急送醫手術,但情況急轉直下,醫生判斷可能已腦死。

夫妻倆並未放棄希望,在加護病房外守著樂樂近15天「當時上至醫學專家,下至宮廟、氣功師夫、念佛號,能做的都做了。數學家再理性,也抵不過天地不仁的絕望。」

最後無奈他只能跟太太決議讓樂樂安詳離世。

接連失去兩位摯愛讓賴以威的內心受到劇烈打擊,夜不能寐。

為了能讓自己的心靜下來,讓自己有困意,他開始跑步,希望將所有的苦悶都在路途中消耗掉。

「但我會無意經過帶樂樂散步的地方,跑步時順道繞到我跟他去過的地點。回憶有樂樂在的日子,路徑上都是回憶也是血淚,有時淚水混雜汗水,撲簌簌地掉。」

有人說時間是最好的良藥,但這良藥卻讓賴以威心生內疚。

「以前慢跑時時常會想起樂樂,可由此行經中正紀念堂,卻忘了當年跟樂樂相處的地點……」

「當下有點自責,可太太卻說終於看得比較開了,不會再拘泥於過去了。」

因為父親和兒子的接連離世,他感覺到了生命的可貴與稍縱即逝,對小女兒和妻子的情感變得更加深厚。

以前我只覺得生命是自己的,路要自己去走。

「可現在我覺得沒有家人的陪伴一切都毫無意義,所以要記住,而最好的辦法就是傳承。」

為記住父親他繼續做趣味數學,為記住兒子他會帶女兒一起到那些他們曾到過的地方。

沒有經歷過失去至親的人,往往很難理解家庭的珍貴。

哪怕是嚴苛的要求、無休止的喧鬧抑或是生活上的不自由。

就像賴以威所說:

「所以不論遇到怎樣的困難,工作多麼的忙碌都要重視陪伴家人。」

「不要等到失去,不要等到只剩下回憶」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