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救己!醫師險遇山難,苦心高山醫學20年為登山者建安全網:上次被救,今日救人!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2018年10月16日一架海鷗直升機盤旋上升,直飛中央山脈「馬博橫斷」,將加壓艙放到沿線的6個山屋,由此台灣所有高山山屋和高海拔旅遊據點,全部配備急救高山症的加壓艙。

「這是世界首創的壯舉,歐美日等高山旅遊發達的地方,山屋都少見加壓艙。」

說話的人正是高山加壓艙配備計畫的發起人王士豪,現年43歲的他已從事高山醫學研究長達20年。

遇山難死裏逃生,受觸動研究高山醫學

讓他走上高山醫學之路的是22年前的一次死裏逃生。

1999年12月,正在讀大四的王士豪與登山社友人相約共攀奇萊山,在做好計畫後大家便登程。

「之前天氣預報乾冷天氣適合爬山,但沒想到第一天夜裏就開始下雪,一夜未停,最後山上積雪有一公尺深。」

同行朋友登山經驗豐富,知道不能繼續走會有生命危險,所以便下山求援,三天後海鷗直升機飛上山將他們安全接回。

這次歷險讓王士豪很受觸動,也讓他對高山醫學產生興趣,回到學校的他平常也會留意相關的研究。

「大七擔任實習醫師時,讀到一篇有關高山症的國際期刊。」這時他才知道高山症對登山者生命的嚴重威脅。

「在山上登山者會出現身體不適,虛弱、頭痛的症狀,嚴重的會導致他們喪失行動能力。」

可彼時台灣在這方面的研究可謂空白,甚至於高山醫學冷門到難被分科。「很多醫師認為台灣的山不夠高,高山症只會發生在國外……」

因為沒有專門的科室,最後王士豪只好選擇最相近急診醫學,在做住院醫師時鑽研高山醫學。

受質疑上山調查,辭職交流成醫學專家

當時台灣缺少做相關研究的專家,王士豪經常被邀請參加會議、演講,但他所講的大多是歐美專家的研究結果,這引起了聽眾的質疑。

「當時有人就說,你又沒有台灣的數據,怎麼能說台灣有高山症?」

這句話給了王士豪很大啟發「那時我就會去想,要瞭解台灣的高山症一定要有數據。」在接下來的一整年他到玉山做高山症流行病學調查。

透過每月三天上山搜集問卷,一共得到1066份有效問卷,最後證實高山症在台灣確很常見,發生率高達36%。

在此基礎上他還做出推論「台灣每年死亡的登山客中就有1到2個死於高山症。」

得出結果的王士豪的心中充滿疑問,既然高山症在台灣如此常見,那為何醫生們都沒有見過高山症?

後來在山上觀察了高山症登山者的情況變化後,他知道了緣由「高山症只會在山上發病,登山者在下山後情況會變好,而醫院的醫師都沒有上山,怎麼能見過高山症病人。」

看到了台灣在這方面的醫療空白,王士豪毅然辭去了醫師工作,到科羅拉多大學高海拔研究中心擔任訪問學者,在學習的兩年間共發表4篇論文,成為高山醫學的專家。

隨隊醫療救背工,意外發現加壓艙價值

從美國訪學歸來,王士豪開始擔任登山活動的隨隊醫療,在為登山者治療的同時,繼續搜集資料推動研究。

一次在康橋學校組織的登山活動中,他們遇到了布農族背工阿義,身體不適前來求救。

「診斷是高海拔肺水腫。」大家趕忙施救,在經歷了打針、用藥,高濃度給氧後卻不見好轉,只能眼睜睜看著這個鮮活的生命一點一滴逝去。

在大家束手無策之時,王士豪突然想到「曾到台東林管處上課,建議購買加壓艙」詢問後得知真的買來了,他連忙讓人從倉庫搬出來。

進入加壓艙後,阿義的血氧從60%回升到85%,兩小時後睡著,四小時後從加壓艙出來,這時的阿義已恢復正常,可以自行下山。

在到醫院急診檢查後發現身體已完全復原,這既證實了王士豪「高山症只發生在山上」的觀點,也讓他被加壓艙起死回生的功效所震撼。

「我當時就想山上一定要配備上加壓艙,這對高山症的救治太重要的!」

籌款購買加壓艙,100個背上山屋

回到學校他和康橋學校董事長李萬吉提出構想,熱愛登山的李萬吉很感興趣,兩人一拍即合,決定實施這個救人救己的計畫。

兩人先成立「台灣野外地區緊急救護協會」,提出為每一個山屋建置加壓艙的計畫,向社會募集捐款。

「因為大家對加壓艙的作用不了解,所以捐款意願不強,我們就到山上去做宣傳,講阿義起死回生的故事。」最後共募得800萬餘元,購置了100個加壓艙。

原本以為就要大功告成,另一個困難又擺在了王士豪的面前,那就是如何將這些加壓艙運上山。

「每個加壓艙淨重八公斤,為能妥善保存,又訂制了八公斤的儲存桶,一組加壓艙最少要三個人力輪流背送。」

為了將加壓艙從今散佈在高山各處的山屋,志工們動輒就要走上5、6天。

「好在有很多山友積極回應,否則不知何時才能送完……」

但在剩下最後6個加壓倉時,王士豪犯了難「馬博橫斷是台灣公認難度最高的運送路線之一,沿途有6個山屋,走一趟需要12天……」

他想盡各種辦法因為湊不齊人手,最後選擇向空軍申請協助。

再次搭乘海鷗直升機的王士豪心中很是感慨「上次是被救,今日是救人,終於可以回饋社會!」

隨著最後的加壓艙送進山屋,台灣高山的加壓艙安全網正式布建完成。

20年前的被救經歷將王士豪的人生軌跡改寫,從此走上了高山醫學之路。

最終他用自己的研究實現了由被救向救人的轉變。

為台灣登山者建立起一道安全的屏障,讓他們能免受性命之虞。

支持他的除醫者天職,更多的還是內心回饋社會的強烈願望。

正因有千萬個象他一樣的人,在台灣的生活才變得安全、美好……

希望王士豪的故事能夠被更多人看到,也希望能有更多人和他一樣,用自己的專業為台灣發展獻力!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