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樂手彈琴養家」酒店伴奏感受人間甘苦,記錄生命彈出靈魂色彩「音樂是上天送我的禮物。」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我在這裏最大的感動就是,認識了音樂這件事情,因爲只有從色彩繽紛的聲音裏面我才能感受到生命的美好」他坐在鋼琴前靜靜的說著。

他叫王俊傑,今年44歲,是一位視障鋼琴師,他曾經是一家酒店的樂手,基於工作的靈感他創作了以那卡西時代為背景的音樂劇《再會吧北投》,同時負責現場樂團指揮與全劇音樂編曲工作。

如今的他積極樂觀的享受著生活,感受著音樂帶給自己的美好,可人們不知道的是他也曾經曆過一段艱辛的歲月。

出生即全盲,啟明學校點燃音樂夢想

如果說後天的視障者還有對色彩的記憶,那顯示對他來說可能是殘酷的。因為視神經萎縮他從出生就全盲。

「我一出生就看不見的,人家說的什麼東西是什麼顏色我都沒有感受……」

因為有視障王俊傑沒有辦法像其他孩子一樣學習照顧自己,從出生到8歲所有的一切都要父母來管,這也讓夫妻兩對孩子的未來憂擔憂。

「以後我們不在了他要怎麼辦,要怎麼而生活。」

為了讓他能有一技之長,能養活自己,在8歲時父母便將他送到啟明學校,希望他能學習按摩,以後成為一名按摩師賺錢生活。

可他並未按父母與想的道路發展,因為他在學校發現了更吸引他的東西——音樂

「學校裏面有各種音樂社團啊,平時到處都能接觸的到樂器,就感覺自己被吸引住了,大腦裏好像有了那種他們叫做色彩的東西。」

回家後他便和父母提出了自己學音樂的想法,爸爸媽媽雖然會擔心工作的問題,看到他這樣喜愛還是同意。

從二年級他開始學習彈鋼琴,進入古典音樂的世界……

父親重病需照料,休學彈琴扛家計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不要說是視障者,即便是一般人學好鋼琴也絕非易事。

為能彈好一首歌,王俊傑每次都要先將整首歌曲背下來。

「當我彈完1首歌,我的同學可能就已經彈完3、4首歌了。」

但這並沒有澆熄王俊傑對音樂的熱情,他依舊用自己的笨方法學習音樂,後來這也對他的音樂創作帶來了很多好處。

為了延續自己的音樂之路,國中畢業時他選擇了去考國立藝專(現為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的音樂科,而非直升啟明學校的高中部。

「我感覺七名學校已經無法支持我的音樂夢,我想有更多的音樂相關學習,實現小時候的夢想,成為一位音樂家。」

在順利考上國立藝專音樂科,以為音樂學習之路即將開始時,沒想到家裏會突遭變故。

「二年級上學期時,爸爸生了一場重病,需要媽媽要長時間的照顧,因為沒有錢維持生活,我只好休學去賺錢……」

因為只學過鋼琴而且又有視障,所以可以獲得的工作機會不多,無奈最後只好到去酒店彈琴。

伴奏中聽人生故事,堅定音樂理想

本來是無奈的選擇,但在接觸後他才發現自己推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我們賺的大多是小費,小費有多好賺?如果明天房租交不出來,今天晚上努力一點,就可以賺到一半以上。」

就這樣在父親臥病的這時候,王俊傑以最快速的賺錢方式,來解決家中經濟問題。

酒店有坐臺陪酒的服務,就是用那卡西樂團的形式為客人伴奏,王俊傑因為鋼琴彈得好也成為其中的一員。

酒店工作的日子讓他遇到許多形形色色的人,聽到許多的故事,產生了很多感悟。

「以前一直覺得自己很可憐,在這裏工作後我覺得在這世界上比我還要委屈,比我還要讓人覺得傷心的故事實在太多了……」

「我只是眼睛看不到而已,行動力還是很好,最起碼還會彈琴。」

在感受過別人的痛苦後,他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產生了將自己所寫的作品記錄下來的想法。

但忙碌的工作並沒有給他這樣的機會,他一直在等待,等待著父親的病好。

「這不是我一直待下去的地方,它只是我一個賺錢的地方,有一天我一定要離開這裏。」

編曲冒觸電風險,用音樂與觀眾對話

父親痊癒後他離開了酒店,去追尋自己音樂創作的夢想,他找來一部編曲機學習編曲,這對一個視障者來說是一個極其繁複的學習過程。

「當時這種機器並不是無障礙的環境」王俊傑分享了一個他自認好笑但卻很辛酸的故事。

「有時候某一臺機器沒有聲音,為了測試原因到底在哪里,是電源還是導線出問題,要確定導線到底有沒有壞掉,我想出了一個很有用但是很蠢方法,我把導線的一頭接在回音機上面,另外一頭我要測試它有沒有電,我會直接把它在舌頭上碰一下,如果舌頭有被電到,我就知道這條導線並沒有壞掉。」

就這樣他一步一步艱難的向前走著,拿出了一部有一部作品。

20歲時王俊傑遇到了陳明章,之後兩人便開始了音樂上的合作。

「他讓我踏進了的流行音樂這個圈子,而且變成了臺灣第一位視障的流行音樂編曲。」

在經過圈子裏20多年的摸爬滾打後,王俊傑成為了一位有自己風格的作曲家,寫出很多感動人心的樂曲。

他被《再會吧北投》創作團隊發現做起舞臺劇編曲。「可以參加對我來說是很驕傲而且很挑戰的事情。」

為了克服視力的問題,他一直戴著耳機,透過麥克風與舞臺總監做不斷的對話「他給我指令我同時給樂團指令。」

在編曲中他將那卡西精神融入曲中,極盡可能的呈現導演想要氛圍「就是要讓音樂成為語言來和所有台下的觀眾說話。」

在眾人的眼中王俊傑無疑是成功的、有天賦的,但他自己卻並不這樣想。

「我只覺得自己是很努力的人,音樂是上天送給我的禮物。」

「希望可以用一生的時間來跟音樂相處。」

其實世界上最美的顏色並不在眼前,而在人們的心中。

當理想照進現實時,我們所擁有的一切才會最絢爛。

在逐夢的路上我們會遇到挫折、阻礙。

但只要追隨夢想的指引就一定能看見最美的風景。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