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癮可戒、心癮難扛」來台35年,黑道牧師治癒6000名毒癮患者「紙張都可以再造,人不能再造嗎」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曾是黑社會的他,深知「不吸毒就不是流氓」的規矩,也因此染毒10年,從戒毒所出來,他洗心革面,變身戒毒牧師,用福音和經驗幫更多人擺脫毒海。

他叫劉民和,是一位牧師,同時也是晨曦會戒毒村的創辦人,從創辦以來陸續幫助6000名癮君子戒除毒癮。

他感慨的說「紙張都可以再造,人不能再造嗎?犯罪的人以前是垃圾,但戒毒成功,又去幫另外的人戒毒,從消耗社會資源到增加社會資源,多好的事。」

12歲成黑社會,不吸毒不像老大

劉民和出生在香港調景嶺,因為窮困貧瘠,一直是知名的政治避難所,這也造成當地人口組成極為複雜,社區中很多黑社會成員。

「小時候比較調皮,不喜歡被管束,就感覺黑社會份子講話很有意思,喜歡和他們在一起」12、13歲時他就正式成為黑社會幫派的成員。

在其他人的影響和慫恿下,他跟隨一起打架、搶劫,最後吸毒。在問及為何吸毒時他說「那時就覺得不吸毒不像老大。」

從第一次吸毒到染上毒癮的經歷讓他記憶猶新「我吐了,那味道很難接受,後來耐藥性出現,又茫又舒服,不吸心裏像有貓在抓。」

毒品也讓他徹底步上歧途「年紀小的時候就遞茶端水,大了用扁鑽搶劫不眨眼,後來又販毒」

看到兒子淪落成這樣,劉民和的父母很痛心,一直想方設法幫他戒毒,脫離黑社會。哥哥甚至為他出去和人拼命。

後來在家人的耐心勸導下,他才到決心到晨曦會戒毒,還在進去前最後一吸。

牧師禱告感化堅硬內心,戒除毒癮化身黑道牧師

登上戒毒島第一天的經歷他至今記得「陳牧師為我禱告,我聽完很感動,還躲起來大哭一場。」

牧師的關懷讓他立志洗心革面,戒除毒癮,在遭受了1年的折磨後,他終於成功戒毒,受到感化,他並沒離開這裏,而選擇留下來繼續幫助其他戒毒者,先成為傳道,後來又成為牧師。

後來得知台灣的戒毒主要由公私立醫院推動,教會的作用不多,他便帶同是基督徒的妻子到台灣晨曦會提供戒毒服務。

與醫院戒毒的方式不同,劉民和主張對毒癮患者進行身心治療「譬如心理輔導、社會服務、醫療治療和靈性治療。」

這與台灣政府推動毒品除罪化的看法並不一致,劉民和表示「單靠除罪化,是無法降低吸毒人口的,頂多降低犯罪率、愛滋病。」

對於美沙酮治療毒癮,他也不贊同「美沙酮是合法毒,喝它只能造成表面戒斷的假像,根本無法根治吸毒欲求。」

同時他也提出了自己對戒毒的觀點,就是要實現對人的再造。

戒身上的癮容易,戒心裏的癮難

談到自己是怎樣幫人戒毒時,他說「不僅要戒身上的癮,更要戒心裏的癮。」

為了不讓戒毒表面化,他依照自己的經驗設置了戒毒期,前後一共18個月「這樣做是因為我覺得不管是什麼,凡是濫用都是中毒上癮,需要時間戒癮。」

在這18個月裏,劉民和首先會幫患者戒除身上的癮「這個階段最難,很多人會逃跑。」

在患者擺脫生理上的依賴後,他會帶領著患者們進行心理建設,雖然不能離開戒毒村,也沒有網路、電視,但這樣的環境卻正可以讓他們發現那個被毒品雪藏的自己。

講到這裏,劉民和說起一個讓他印象深刻的案例:他叫姚健民,從小在外頭混,進過監獄兩次,後來染上毒癮,賣了土地,房子抵押貸款,家庭支離破碎……

「他和我說『我吸到不像人,無法賺錢,後來沒錢吸,也沒錢戒』,自吸毒以後被所有人瞧不起。」

後來進到戒毒村,不僅順利戒毒回歸家庭,只有小學學歷的他還考上傳道,留在村裏幫戒毒患者處理生活、排解憂悶。

35年療愈6000人,助戒毒弟兄回歸社會

劉民和到台灣已有35年,當前正在為300個個案提供服務,累計服務人數高達6000人,除幫助戒毒,還為他們聯繫資源,幫助回歸家庭、社會。

「我們以前破壞社會,現在做一件事好不好?做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這是劉民和最常對戒毒者說的話。

回顧自己三十幾年來的歷程,他說「我發現很多苦都是自己往身上攬的,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現在我用生命陪他們生活在一起,家庭也好,這樣很夠了。」

如今他依舊在為毒癮患者而奔走,到各地關心戒毒弟兄,用唱詩歌的方式鼓勵他們實現歌詞裏回家的願景。

曾經的黑道癮君子在牧師的感化下,蛻變成為毒癮患者的靈魂導師。

不僅找到了自己生命的出口,也為更多身處黑暗的生命帶去曙光。

吸毒的問題為台灣社會帶來紛擾已久,劉牧師給出了自己不同答案。

希望他的努力能被更多人看見,不讓吸毒問題只沉浸在除罪的怪圈中。

讓更多毒癮患者能回歸社會,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

原創內容,禁止轉載,違規轉載將追究所有權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

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