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牆下沉痛告白」被囚24年,更生人做暖心水餃包下滿滿親情「我終於能告慰父親在天之靈」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我終於能告慰父親在天之靈……」在北監高牆下他終於說出了這句話,臉上滿是淚痕。

他叫郭珈瑋,今年48歲,自18歲後的20幾年時間裏他一直在扮演著階下囚和討飯的角色,直到三年前出獄,他的人生才再次重啟……

如今的他已經拜託了人生的陰影,做起水餃店生意,用一顆顆水餃感恩著新的生命「是家人的愛讓我走出歧途,但他們再也看不到了……」

少不更事入幫派,兩次入獄至親離世

「走過刀口舔血的日子、失去摯愛的家人,我更珍惜現在的一切……」

少不更事郭珈瑋十幾歲時便加入幫派並成為打手「那時鬥毆、恐嚇是家常便飯」。

在18歲時他因為「義氣」殺人,被判入獄20年,坐了10年牢假釋出獄,後來又被陰錯陽差捲入一起恐嚇案。

「當時害怕假釋會被撤銷,所以就選擇逃亡……」在成為通緝犯後他四處躲藏,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終於在被通緝一年後落網,因為在身上搜出槍彈,判刑7年,連同殘刑又被關了14年。

「二度入獄讓我失去的不只自幼,還有摯愛的親人……」

在他入獄後的第二年,妻子因車禍過世,2歲獨子由母親和姊姊扶養,第9年妹妹也心臟病離世,讓他最遺憾的,莫過於出獄前1年,父親病故。

「我為人子的,連父親最後一面都沒見到。」

家人向他轉述了父親臨終前的遺言「以身作則,把小孩教好」,這句話一直刻在他的心裏讓他夜不能寐「那時我就決定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痛改前非開水餃店,拼搏奮鬥成更生人榜樣

痛改前非的郭珈瑋因表現良好,3年前假釋出獄,為重回正軌,他向開餐廳的友人討教廚藝。

雖然他曾經做了很多讓家人失望的事,可在出獄後媽媽和大姊還是鼓勵他,沒有放棄嗎著讓他很感動「我捫心自問,如果仍不覺悟,那還是人嗎?」

「因為自己比較喜歡吃水餃,感覺讓人很溫暖」他開始學習製作手工睡覺,在家裏做好冷凍,從備料到包水餃全部一手包辦,成品先是販售給親朋好友,後來親友們覺得他包的水餃很好吃,鼓勵他開店。

前年他向更生保護會桃園分會申請貸款,想與家人一起經營小吃店,在桃園中壢區環中東路租下店面,開了一家「郭記水餃店」,生意平穩。

因為用的食材很健康,口味也很好,水餃店的生意越來越好「一個人忙不開,只好找姊姊便來當店員、媽媽也從旁協助。」

為了穩定客源,他始終堅持水餃的品質包括採用黑豬肉的後腿肉當餡料、採購最新鮮的蔬菜、口感最好的水餃皮,然後自己拌餡、包水餃,堅持要讓顧客嘗到最好吃的水餃。

如今每天能賣出近千個水餃,不僅可以發給媽媽和姊姊薪水,自己也有一份固定的收入。

為了鼓勵更生人改過自新,法務部保護司長黃玉垣、桃園地檢署檢察長郭文東還曾拜訪過水餃店,和郭珈瑋一起包水餃,期許他能作為更生人的榜樣,為社會帶來更多的溫暖。

憶過往親情從未離開,洗心革面擔起家庭責任

回憶過去種種,郭珈瑋很感慨。

「以前我不是自己的主人,會隨著環境,隨著朋友受到影響,現在我是自己的主人,我要為自己負責,有篤定的感覺,不再有那種徬徨的感覺;畢竟光陰與自由太可貴了,真的不希望有人曾經像我那樣無知,誤入歧途!」

除了感受到生命、親情和自由的可貴,郭珈瑋每天也都在懺悔,希望能夠對當年的被害者家屬進行補償,

「很擔心會勾起對方痛苦的回憶,如果有機會可以透過第三公正單位,他很願意一點一滴地予以補償,那怕是每月5000元或1萬元都好。」

回顧自己的前半生,有超過一半時間在監獄中度過,曾覺得人生一片黯淡的他,後來才發現家人的愛一直沒有離開。

最初他在臺東管訓時,姊姊和母親半夜從中壢搭火車到臺北,臺北再轉臺東,第二天早上7點多才到臺東,而且那地方很偏僻,還得坐計程車去。

「為了那短短10幾分鐘會面,但即使再苦、再累,還是希望能給他鼓勵,希望他出獄後好好做人。」姊姊說。

父親再臨終的最後一刻還在掛念著他,希望他「以身作則、把小孩教好」。

他遵守了父親的遺言,沒有辜負家人的希望。

雖然在入獄前和兒子相處不多,但出獄後對兒子很是關愛,兩人的關係也從陌生到熟悉,如今孩子已經唸高二,空餘時間也會幫爸爸洗菜、拌餡、包水餃分擔工作。

「希望日後學測能考上桃園地區的國立大學,到時候就能多幫爸爸一點忙。」

感受到家人的愛和自己肩上的責任,他洗心革面,用水餃開啟新生。

其實每個人都有過去,只要能改過就一定會變好。

因為身後有著親人期待的目光和濃濃的愛。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