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椅族圓夢山海!腦出血半身癱瘓,臺北身障導遊服務旅友:只要他們開心一切就都值得!

「做人就要像蠟燭,有一分熱,便發一分光,給人以光明,給人以溫暖。」
願本文的主人公能夠像蠟燭一樣溫暖你的心靈。
記錄三千萬臺灣兒女的正能量故事,發現那些藏在人性中熠熠生輝的美好。我是Zarathustra,帶你感受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好人好事~

盛夏的杉林溪繡球花盛放,五顏六色的花朵點綴著鬱鬱蔥蔥的山林,吸引了大批遊客前來觀賞。

在遊客中有個旅行團格外醒目,他們坐在輪椅上緩慢悠閒的向前,一路歡聲笑語,不僅成員全部為輪椅族,就連領隊也是位身障人士。

她笑容可親的招呼著團員們拍照,向大家介紹著沿途的植物與風景,她叫黃欣儀,今年47歲,是臺灣第一位考取華語領隊與導遊證照的輪椅族。

兩次重病致下肢癱瘓,絕望人生與輪椅相伴

「可能是我的個性比較活潑好動,所以在癱瘓後一直感覺到很不自由,有一個機會還能夠走出去,看外面的世界對我來說是很幸運的,是上天對我的眷顧……」

27歲那年黃欣儀發現自己的身上出現了很多紅點,到醫院檢查後確診是紅斑性狼瘡,病情迅速加劇,誘發腦出血,經過醫生的全力診治終於挽回生命,但卻左半身癱瘓。

「很難接受自己每天只能在床上等人照顧,所以每天會讓家人幫忙做複健,希望能快些好起來。」

經過一年多的複健練習,欣儀終於能夠站起,本以為一切都過去生活回歸正軌的她沒想到會再次被命運捉弄。

「29歲那年再次發病,這次更加嚴重造成橫斷性脊髓炎,導致下肢癱瘓……」

這意味她的後半生只能與輪椅為伴「這對我的打擊太大了,感覺生命已失去意義。」

絕望的欣儀曾一度要輕生,幸好被父母及時阻攔,為讓女兒能夠在思想上重新站起,便開始帶著欣儀接觸基督教。

在父母的支持和信仰的感召下,欣儀重新拾起生活信心。

陽明山初嘗旅行喜悅,考證照帶輪椅族

出遊成為輪椅族後醫療複健成了欣儀的日常功課「這個過程極其無聊,每天複刻的生活感覺被壓得透不過氣。」她產生了外出透氣的想法。

先是從住家周邊的公園開始,她的足跡開始一步步向外拓展,後來感覺輪椅運動能力有限,她便找到朋友幫忙,為車子裝上能用手操控的油門、煞車,還考下專門的駕駛執照。

「我的輪椅旅行之路,從那天起就開始了!」

戶外美麗的景色讓她忘記了身體的障礙「感覺自己就像一只脫離牢籠的小鳥,可以廣闊天地間翱翔。」

在她對自由嚮往的背後,是父母對她出行安全的隱憂,為了能讓女兒的安全獲得保障,他們說服女兒找了隨行看護一同出遊。

出行的第一站,欣儀選擇了陽明山的擎天岡,一路上秀麗的景色讓她流連忘返,回程途中一個問題縈繞在她心頭「我可以開車到處旅行欣賞風景,可其他的輪椅朋友們呢?難道只能躲在家裏不出門嗎?」

由此便產生了帶身障朋友們一同出遊的念頭。

因為有在臺北市脊髓損傷協會擔任常務理事的經歷,欣儀認識許多身障朋友,到家之後便開始聯繫,組織一同出遊,在打消了朋友們的疑慮後,大家一起做規劃,最後決定去宜蘭。

在欣儀的細心安排下,第一次團遊大獲成功,回來的路上大家談笑風生、十分滿意,這進一步堅定了她帶團出遊的想法。

為提高自己的帶隊水準,她特地到南港社大學習,並在2012年考取了領隊與導遊證照,成為臺灣第一位輪椅導遊。

團遊途中多受阻,不懈堅持見旅友笑顏

但要真正成為以為導遊並沒有她想像的那麼簡單,因為有身障在戶外實習時就遇到阻礙。

「因為沒辦法自行上下車,所以當時請求了有升降系統的遊覽車來接送。」

因此老師不認為她能勝任導遊工作,建議她不要帶團,只坐辦公室規劃行程就好。

為能親自帶領輪椅朋友們出遊,她並沒有聽從勸阻而是更加努力學習,直到成為正式導遊。

「在接觸旅遊業後,最大的感受就是這個行業其實對身障人士來說是蠻不友好的,會有各樣的阻礙。」

很多旅行社老闆看到欣儀的第一印象都是不信任的,認為她連上下車都困難,又怎麼能做導遊照顧團員呢?所以大家都不願意把案子給她。

為得到旅行社信任,她會先準備資料、實地勘景,規劃無障礙旅遊路線,說服老闆給她合作機會。

可即便如此她還是會在交通和而住宿的環節受到阻礙「輪椅族出遊需要專用的遊覽車,可是很多公司都沒有,普通遊覽車沒有充足的輪椅固定位,且飯店不希望給自己帶來麻煩,經常會不歡迎我們入住……」

但不論多麼艱難都沒讓欣儀灰心,她打出一個又一個電話,尋找著可能的機會。

「這個過程隨人很難,也很累,但是只要看到輪椅朋友們的笑臉就會感覺一切都很值得!」

辛苦帶團踩踏健康紅線,不顧傷痛為輪椅朋友服務

繁重的導遊工作給欣儀的身體帶來了沉重負擔,每次到醫院檢查她都會受到醫生的警告。

「醫生說我這種情況要避免曬太陽,但是做導遊又怎麼能避免呢?」她拼命的踩著健康的紅線,也終於為此付出代價……

她出現了血管炎,腳底產生一個傷口痛到她無法繼續工作,她只得在醫生的建議下接受高壓氧治療。

可即便在治療期間她也未放棄帶團「能讓輪椅朋友們出來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於是她便和旅行社商量將行程錯開,一三五到醫院做高壓氧治療,二四六帶團到武陵農場一日遊。

時光飛逝,轉眼間七年已過,高強度的導遊工作讓她身心俱疲。

「其實也曾想過不做了,停下來休息,但是看到朋友們期待的目光就總是無法拒絕。」

所以只要有人提出想法,她就會忘記自身的疲累與傷痛,繼續為輪椅朋友們服務。

從2012年首次帶團以來,欣儀共帶領將近五十次輪椅團出遊,足跡不僅遍佈臺灣,還曾到日本去賞櫻。

一路走來她心中頗多感慨「其實環境的阻礙才是身障者們出遊的的最大障礙。」

近年來隨著觀光景點都有無障礙設施的日臻完備,餐廳業環境的改善,旅行對身障者來說已不是可望不可及的事。

「現在環境好起來了,以後會繼續努力讓輪椅朋友們可以走的更遠。」

自由是每個人的嚮往,可對身障朋友而言卻往往遙不可及。

她感受到這種禁錮,努力的去突破,不僅如此還讓更多的輪椅族感受到了旅行的快樂。

即便此間經受著龐大的身體與精神壓力也毫無怨言。

希望欣儀的故事能被更多人看見,大家一起為身障者提供更加友好的環境。

讓他們也能同大家一樣,自由的出行,體驗寶島山水間的美好……

記得按讚+追蹤@加油臺灣人,傳遞正能量,讓我們一起去發現身邊的感人故事,獲取更多暖心能量~

用戶評論